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八十年代成长起来的人,似乎会不可避免的在人生世界观形成时期,受到黄金时代日本文化的影响。

 

无论是《东京爱情故事》里面展示出的那个东京和他们的爱情,还是《龙珠》里面波澜壮阔的战斗,又或者《最终幻想》世界中魔法和科技的混合。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作为一名重度二次元用户,少年时期的我已经收藏了上万本正版漫画。

 

当然对我心灵带来最大冲击的,还是日本的成人片。

 

即便有一段日子,日本成人世界那些老师频繁地来到国内做起文化交流,对我来说他们依然是神秘的、遥不可及的。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东京电玩展《如龙》站台上拍到的老师们

那个时候,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未来自己会与这个行业发生真正的亲密接触,并且一头扎进来变成一个业内人士。

 

在经历了连续创业和所在公司上市之后,我把目光转向日本做起了创业投资,不仅投资了一家动画制作公司,还投资了一家AV制片公司。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当很多人知道我在日本投资了一家AV制片公司之后,反应不尽相同。大体来说,有鄙夷、有好奇、有羡慕等等,但是从来没有人来和我聊过这项投资背后的逻辑。

 

也许对很多人来说,创办AV制片公司,成为老师们的老板,就是为了圆一下年少的梦想。

 

最早我说要在日本拍AV,也只是酒桌上和朋友的玩笑话。

 

然而酒醒之后,我却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梦想开始的地方:六本木酒吧

首先是机会,到目前为止,日本AV制片公司能保证30%甚至更高的毛利率,只要持续稳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利润来源。

 

日本的AV产业和很多产业类似,依然保持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不变的运作方式,没有创新,大家好像已经墨守成规约定俗成了。

 

一般这种稳定收益的产业,在保证收益稳定性的基础上做创新,机会很大。

 

但是问题也有。在日本AV产业渠道为王,没有渠道的能力,就没有稳定收入来源。想打入到日本的流通渠道,谈何容易。

 

当时一直有个问题困扰我:为什么大家都意识到行业存在问题,却没人想过改变?这个到底是日本人习惯性的墨守成规,还是有更深层的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存在。

 

为了这个答案,我足足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面,我和朋友走访了整个行业不同的从业者。

 

从制片公司到经纪公司,再到渠道方,最后再到周边产业,基本上日本大部分的核心从业者我们都进行了拜访,然后才做出了涉足这个行业的决定。

 

这里面有几个关键点打动了我们。

 

第一,这个行业确实是一个高利润率的行业。只要你在其中踏实做,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利益收入。而且尽管这个行业看起来竞争激烈,但是实际上里面的玩法很多,有足够的发挥空间。

 

第二,这个行业现在确实面临瓶颈。日本的AV行业被DMM这样巨无霸企业垄断着。DMM既拥有日本第一的线上发行渠道,又有自己的内容制作公司,又做选手又做裁判,垄断了90%以上的市场。但是这个瓶颈在我们考察之后发现不是不可打破的。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和Pornhub一样,DMM也是个学英语网站

当然最后最最打动我们的是,这是一个资源型行业,除了利益之外,还会给你带来更多可利用的资源。然而在日本业界,没有一个中国人或者没有一家中国公司,能够真正参与到最深的行业里面来,这才是最大的壁垒。

 

虽然我们已经决定进入这个行业,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操盘人是谁?

 

如果没有一个在这个行业很久,又方方面面都接触过的人,那么即便我们决定进入这个行业,也没办法干得长久。

 

这就好像说你到日本大街上,高喊一声:我要买药妆店。你试试看有没有人理你。

 

就算你从网络中找到各个日本经济事务所联系方式,发邮件问:我要拍片子,合作可以吗?最好的结局是对方不理你,最差的结局是对方说好啊,好啊,打钱来,然后绝对是坑你没商量。

 

所以找这个操盘手,我们希望他能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1、在这个行业里面有制片经验,有大卖系列的制片经验。

2、有经纪事务所的资源,能够制作过程中尽可能多地寻找适合的女优。

3、最最关键的是,能搞定渠道。

 

其它的部分,我们倒是并不在意,因为合作毕竟是互补。

 

比如对于产品系列规划、财务预算、大数据分析,这些我们擅长啊,可以在实际运作中,双方来互补一起前行。

 

这个时候,佐藤桑的出现,让我们认为这个事情算是水到渠成了。

 

佐藤桑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如果你在街头见到他,是完全不会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资深的业内人士。看上去可能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本上班族,可能还是比较落魄的那种。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佐藤桑,在DMM有十五年的工作经验,从制片到发行渠道,都做过。而且也想出来创业,这就是非常合适的机会了。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不管怎样,事情要起头,必须要做点什么。

 

在AV制片这个事情上,你可能会想,是不是今天成立了公司,明天就可以走上了拍片道路,过着很多人想象中没羞没臊的生活。而且日子过得就和翻牌子一样,今天点三上悠亚老师来拍个片,明天点明日花绮罗来拍个片,现场还能指导一下说,你应该这样那样…..听起来不要太爽了。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制片公司,经营的方向也有很多很多,自己独立拍摄完整片子只是其中一条路,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它路来选择。

 

所以在我们面前,根据之前研究的结果、佐藤桑的经验,我们要找到一条路径启动公司的项目。

 

不管这条路是什么,我们都期望是一条可持续盈利的路。

 

虽然我们对于未来的目标非常宏大,但是活下去是第一位的。

 

嗯,这个时候,佐藤桑拿出了自己的大杀器,基于他之前在DMM的资源,如果我们做内容的话,DMM可以包销一部分。

 

这样的启动,就不是冷启动了。

 

有了这个铺垫,我们就可以选择用自己的厂牌切入市场。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接下来就是内容选择的问题。

 

佐藤桑想做新人,又不是完全的素人。那种刚出道、或者拍过一两部的新人。根据日本人的习惯,那种有点御姐、人妻感觉,胸大一些的新人,是佐藤桑经验中比较好卖的那一类。

 

但是按照我的习惯,做内容应该是数据说话,根据数据来分析什么内容会受欢迎。

 

可惜AV制作这个事情,我们手头没有数据,数据都在DMM那里。

 

这时候我只能相信经验。

 

按照佐藤桑十五年业界的经验,目前日本消费AV产品的主力人群是40岁以上的,在没有足够财力做基础的情况下,做美少女这个领域算是自讨苦吃,不如做面向主力人群喜好的:御姐型、人妻型,胸要大一些。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大概这个意思

在整体运营上,我们的想法还是谨慎一点,设定了8部片子做测试。

 

如果销量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则走其它可以马上盈利的路线,先盈利再徐图发展。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最初拍摄的时候,后续投资人的资金还没有进入,我们用自己投资的种子轮资金来支起了公司注册和影片拍摄。

 

因为起步资金有限,最初我想走一些类似X-Arts那样唯美,成本略高的制作方式自然行不通,于是我们回到了传统的日本制片模式上。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X-Arts的风格十分唯美

好在这块日本有着足够成熟的流水线作业,从经纪公司选人、到场地选择、到拍摄工作安排、后期剪片甚至刻盘,都是一条完整的产业线。

 

你只需要和合作的导演、制片确定预算和拍摄内容,之后就可以放心地交给专业团队去做事了。

 

在一个影片里面,预算的最大头来自于女优和拍摄团队,其次是制作团队,最后是男优且几乎可忽略不计(笑)。

 

我们设定的成本大概在20-25万人民币两部片子,于是所有的工作都围绕这个预算来展开。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接下来就要确定女优。

 

关于女优面试,之前中文的网络里面也流传着各种说法,还有一张图,里面写着接受度和价格。

 

但是在现实中,我并没有遇到这样的面试流程和列表。基本上预算出来之后,就知道支付演员的片酬大概是多少。当大概的剧本方向出来,就知道需要演员在现场要做什么。

 

所以围绕这两个直接通知经纪公司,经纪公司就会安排符合条件的女优来面试。

 

有人问男优面试吗?当然不,整个片子成本里面,男优成本最低,一般导演会叫4-5个常用的男优,现场来就行了……

 

对于我们这种刚成立的小制作公司,因为没有办法租赁大一些的事务所。所以面试的时候,我们在外部租用了一个独立的会议室来进行面试。面试官包括了导演、制片还有我这个旁观者。

 

因为面试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剧本,所以提交给经济公司的时候,找来的就是符合我们拍摄内容要求的女优。当然最初的片子,我们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内容,所以女优过来,主要是看一下不同妆容下的情况,以及现场全方位审视一下身材。

 

面试用了一整天,看了30多个候选人之后,选择了一位轻熟女气质的和一个年轻气质的,作为最初两部片子的主角。

 

需要说明的是,这项工作也体现了中日之间巨大的文化差异。

 

当审美的不同摆在面前,缺少数据的我无法支持自己的选择理由,只好相信专业人士所告知的日本人喜好。

 

今天回头去看当时的决定,很难说是对是错。

 

后面深田咏美突然火起来,让团队发现,其实在审美的某些层面,中国和日本没有什么区别。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深田咏美

接下来就是场地的选择,遗憾的是,我最钟意的游泳池场景,因为和剧本不符合,没有被大家选上。唉……再次和日本最知名的一个网红打卡经典场地失之交臂了。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内个泳池

嗯,基本上准备工作齐全了之后,就是等着场地预定的日期来临,正式进行拍摄了。在这段日子里面,导演需要做出来大致的分镜剧本,制片开始联系渠道准备做预售,而我则在忙着为下一步融资。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很快,我迎来了人生第一次AV现场拍摄。

早上8点,我们就准时来到了汇合的车站。当天除了要完成拍摄的任务,我还要负责带投资人来进行考察。而更辛苦的是导演、工作人员和演员,从早上7点开始,他们就已经在棚内开始做一天的准备工作了。

 

是的,一般按照制片公司的惯例,一天之内要利用好所有的资源,尽量出两支片子来节省成本。

 

所以我们也是安排了上午和下午不同的拍摄内容,7点到24点,我的一天就要在这个像别墅一样大的摄影棚内度过。

 

在日本做成人内容的拍摄场地,是需要一些讲究的。首要的是要求私密,至少从外面是不容易发现里面情况的。其次隔音要好,不能被外面人听到声音。最后是场地要足够大,大到可以分割出不同场景出来。

 

当然,这些场地除了成人内容会使用之外,很多正常的摄影工作或者日剧的拍摄也会在里面完成。

 

作为一个认真的工作人员,在开工前,我了解了一下拍摄的准备工作都有哪些。

 

首先是化妆,同正常的影视拍摄一样,成人内容也有一个专门的服道化团队来服务内容制作。

 

但是和正常的影视拍摄不同的是,女优的化妆不仅仅局限在发型和面部,也会针对身体的特点来进行化妆,用一些调出来的可能是油或者其它我不知道的东西,来让身体更为光亮,也会在拍摄的时候会更加突出身体的重要部位。

 

道具师调配的则是现场需要大量使用的人工不明液体(你们懂的),一般来说是用香蕉粉打底(貌似),貌似里面还有奶粉或者牛奶什么的。总之在现场记得问了道具师一嘴,然后就忘记具体里面都有什么了(汗)。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在准备工作做到七七八八的时候,导演会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做拍摄前最后的会议。导演除了要对当天拍摄的主题内容、主要人员的分工作出交代之外,还着重强调了不要随意走动,走动时候尽量不要发出声音,在一个段落没有拍摄完成之时,也不要去用卫生间。

 

这主要是因为,拍摄是同期收声的,走动的声音、冲水的声音都会被完整地收录进来,而后期要消除这些杂声是非常麻烦的,所以才有这样看起来不近人情的规定。

 

很多人想象中的片场,是一种粉色靡靡的感觉,空气中都散发着荷尔蒙的香气,让你不自觉地去感叹生命的美好。

 

但是实际的片场是一种会让你觉得无聊的办公环境。

 

你仔细想想,不能随意走动、不能随意聊天、打电话也要小心翼翼走到外面,现场严禁拍摄朋友圈素材,再加上要忍着不能上厕所,于是就要少喝水、少吃东西。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也许开始的第一个小时之内,你会很兴奋地观看,但是拍摄时间是要从早上一直到凌晨,再大的兴奋都会变成困意了。

 

尽管工作人员在现场想排除各种干扰因素,但是在过程中也总会有突发状况。当我们下午的拍摄进行到关键时刻,男优出现了状况。

 

当然,一般这种情况在现场会比较常见。有经验的导演会带着所有工作人员暂时离开,让女优想办法帮助男优尽快恢复。但是如果实在没办法恢复,又没有可替代的人选,只有借助药物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真的很想说一句:放着我来。

 

但是实话,在现场看过拍摄的,是真的没有信心我能做好这份工作,虽然男优一场戏可能只挣几百或者上千人民币的劳务费,但是这活确实有难度。

 

我们比较幸运,虽然因为临时状况拖延了时间,但是还是顺利完成拍摄,只不过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小时。

 

拍摄一直持续到凌晨一点才结束,送走了男优和女优之后,还需要收拾现场,尤其是要整理拍摄的女优拍立得照片、现场女优穿的内衣,这些都是准备发售时候做限量版时使用的。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终于滚回到家里,连澡都懒得洗了,倒头就睡。不过幸运的是,这次拍摄之后,我说服了后续投资方进行投资。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坦言说,前两部片子无论是销量还是销售速度都有点出乎我的意料。而这个时候后续投资方的钱,也顺利地进入了公司(大约一百多万人民币)。

 

所以佐藤安排了后续拍摄计划。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 我们拍摄的影片封面

但是让我有点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后续发布的片子销量相对而言,非常惨淡,看起来回本遥遥无期。

 

这样意外情况的出现,整个团队都有点蒙了。刚刚起来的士气必不可免地遭受了重挫。

 

和国内创业不同的是,在国内如果遇到类似的事情,可以寻找投资人来一起帮忙想解决方案。

 

但是在日本,只能我们自己来克服。

 

开源节流并不适用,本身团队人很少,我们自己也不拿薪水。看来只能在内容方向上多想想办法。

 

这时我再次提出了做一些高质量内容的想法,但是依然没能坚持。

 

原因是没人能保证成功,小成本的影片好处是少量投入试错,但是高质量内容投入成本高,万一试错失败可能引起全盘皆输。

 

我们也曾经想过扩展一下内容类型,比如做一些成人漫画等等。但是讨论之后觉得依然不是出路。

 

这个时候,佐藤提出了做一些情趣玩具的想法。而我则突发奇想提出是否可以参与投资其它公司的片子。

 

当然,今天看这两个决定不能说拯救了公司,但是却是给这个创业项目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并且从账面上来看,创造了收支平衡甚至盈利的可能性。

 

投资别人的片子,这是之前业界几乎没人做过的事情。我们也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是在佐藤的斡旋下,居然实现了,并且从财务数据看,实打实地产生了接近30%的利润。

 

而佐藤主持的玩具线,也很快进入堂吉诃德(日本最大的连锁店铺),同样给公司贡献了流水和额外三成的利润。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在有了良好的流水和利润后,这个小小的创业项目开始往好的地方发展。

 

而我们在经历新的考察和思考之后,也准备尝试新的模式来试试,在这个传统的市场里面能不能开拓新的局面。

 

当然,能进入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种资源和壁垒。所以我们也拿到了新一轮的投资,可以支持我们去做新的业务。

 

在年底的时候,我们再次调整了业务方向。去掉了合投的部分,保留原有的情趣产品售卖,而新模式的启动,我想会在2020年的春节之后。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成人内容产业,并不是一块丰满的蛋糕,只需要你握刀轻轻一割,就能拿下上面那块带着奶油最肥美的部分。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我们的新模式,依然会面对大量挑战,甚至可能最后会失败。

 

但是这段奇妙的旅途,依然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

 

做一件许多人敢想而不敢做的事,并且这件事足够有趣,我已经非常满足。


 

作者简介:吕欣欣,国内连续创业者。Feedsky 创始人,曾任腾信股份副总裁。在腾信上市之后,开始将目光转向日本。目前在东京投资了动画制作公司、AV 制片公司。

现已成为横发会专栏作者。

PS:

在看了P站上,一个华人AV厂牌正在冉冉升起之后,吕总又和横发会进行了深度讨论,最新的进展汇报如下: 

       公司上市之后,我去日本开了家AV公司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