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服饰?Lo圈暴利?别再给Lo圈这行业泼脏水了!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说来奇怪,对各种亚文化和小众文化,大家都颇能理解,接受度颇高,但对于lo裙,却认为“lo娘”、“lo汉”幼稚、乱花钱,无脑…

 

大概对于新事物,人们总会不自觉地戴起了有色眼镜,而对于自己知之甚少的事,在了解过程中,又太容易被媒体带偏。

 

不妨也听听圈中人士的自白,看看与自己所想是否有所出入。

“我就是一个喜欢小裙子的普通女孩。”红豆这么介绍自己。

2017年,被微博上“种草姬”谢安然的照片吸引,红豆一只脚踏进了Lo圈;时隔两年的现在,大学刚毕业的红豆也成了圈内一位小有名气的“种草姬”,她自费买了20多条裙子,还是一家国产Lolita品牌签约模特,在微博有1.7万粉丝。

Lo圈指的是Lolita服装爱好者的圈子,Lo娘就是喜欢穿着Lolita(洛丽塔)装的女性,对应的男性爱好者则被称为Lo汉。“种草姬”指的就是红豆这样的Lo装商拍模特,某种程度上她们也是Lolita文化的推广人。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红豆穿过的部分Lo裙(受访者供图)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个原先称得上小众的圈子被外界投来了审视的目光。先是因为有Lo娘“穿山”(穿山寨Lo装)被当众责骂,展露了圈内规则的一角;后来Lo裙被曝“一条值一套海景房”(经查证为误传),暴利的行业生意突然变得惹人注目。

真实的Lo圈究竟是什么样?当我们谈Lo裙时,应该谈些什么?作为“地球人”(没入坑的圈外人),这就是公司记者和几位Lo裙爱好者聊了聊,尝试着帮助大家更好地认识这个圈子。

1

不是“大龄儿童装”

更不是“情趣服饰”

Lo圈文化的核心,是爱好者们口中“漂亮的小裙子”。

作为Lo装的主体部分,Lo裙一般长度及膝,辅以束腰的设计来凸显女性的腰身,它们有着宽大的裙摆,好让纸杯蛋糕形状的衬裙将其撑开。配上蝴蝶结、蕾丝、刺绣等装饰,裙子整体呈现出精致华丽的风格。此外,衬衫、丝袜、裙撑、圆头皮鞋、发饰、腕饰等配件也不可少,部分爱好者还会戴上假发。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Lo装是一整套行头

想要真正体会它的魅力,就要去遵守它的规则。爱好者们告诉这就是公司,第一次购买Lo裙需要做很多功课,比如什么品牌可靠,去哪里买到这样的衣服,怎么避免山寨,刚入坑基本就是靠着百科、Lo圈博主、贴吧摸索清楚。

红豆第一次穿Lo装出门是去参加社团活动,“刚买的时候,不好意思穿出门,都是在宿舍里臭美一下。”

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条Lo裙是“乌鸦与少年”,边角、腰部都有精致的蕾丝,胸前有蝴蝶结,裙摆处绣上了可爱的动物柄图。红豆记得,她当时精心化好了妆,在镜子前反复检查了一下,确保无误后才出门。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乌鸦与少年

提到Lolita,不少人会联想到小说《洛丽塔》和日本文化中的“萝莉”。但其实它们彼此之间存在不小的差异。

文学上的“Lolita”,大多指向俄罗斯作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发表的小说《洛丽塔》。小说女主角名为桃乐丝·海兹,其昵称念作“Lolita”,代指9至14岁尚未成年,天真可爱又貌美的少女。

而如今服饰文化领域的“Lolita”,则是诞生于日本的一种有历史和规则的时尚风格。

上世纪70年代,日本时装杂志渐次诞生,早期的Lo装品牌Pink House、Milk,以及Pretty (也就是之后的Angelic Pretty)出现。之后,更知名的Baby、The Stars Shine Bright,以及Metamorphose temps de fille也相继诞生。

90年代,它们不约而同地追逐起一种被命名为“Lolita fashion”(洛丽塔时尚)的风格。它沿自欧洲宫廷、贵族、洋娃娃等概念,受到维多利亚时代、洛可可时期服饰,以及哥特与朋克文化的影响,日式英语沿用“Lolita”的名字。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Lo装受到维多利亚时代、洛可可时期服饰的影响

据萌娘百科,Lo装通常以具有花边、蕾丝、绑带或蝴蝶结等特点的服饰为基础进行设计,以诠释某一主题(柄图和版型是最直接传递设计的初衷与情感的表现)。大约在2000年左右,洛丽塔时尚传到中国。

Lolita风格主要分为了三类:Sweet Lolita(甜美)、Classic Lolita(古典)以及Gothic Lolita(哥特),另外还有中华风、和风、英伦风、洛可可、蒸汽朋克等。服装风格迥异的社群成员们,自我认知和性格也有着极大的差别。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穿着各种风格Lo裙的Lo娘

日牌BABY奠定洛丽塔洋装一线品牌的机会,来自电影《下妻物语》,深田恭子在里面穿了很多baby的裙子。这部2004年在日本上映的电影也是国内很多Lo娘入坑的引子。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电影《下妻物语》

2012 年,在接受朝日新闻的采访时,京都服饰文化研究财团的主管深井晃子预测,洛丽塔文化让这一类的时尚消费看起来有更强的号召力,这些20岁出头的消费者赋予了洛丽塔装更多的附加价值,类似的情况大概只有在奢侈品牌的坚实拥趸那儿才能看到。

国产Lo装品牌也在最近几年提升了关注度和影响力。2016年2月,应中国Lo牌“soufflesong”邀请,日本Lolita协会会长、知名种草姬青木美沙子亮相纽约时装周。

作为唯一的亚洲模特,美沙子穿着白色的“花嫁”款洛丽塔裙,手捧花束,压轴出场。这也是国产Lolita品牌在纽约时装周的首次亮相,现场走秀的短视频在国内引发震动,微博被转发超3000次。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青木美沙子出席纽约时装周

如今,Lo圈时尚文化已经渐渐为外界所知,但还是有不少人觉得这不就是“装嫩的大龄儿童装”,抑或是指向儿童色情的“情趣服饰”。对此,红豆认为,“说到底,Lo装和韩系、日系服装一样,都是(流行服饰的)风格”,无论什么年龄的女性,甚至有部分男性,都有可能会喜欢,会穿。“情趣服饰”则是对Lo裙最大的污名化。

爱好者们讨厌自己的穿着被称作Cosplay(角色扮演),甚至用Cosplay lolita(简称coslo)代指那些买了Lo裙后穿一次拍个照片就出掉的人,后者是被真正爱好Lo的人鄙视的。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Lo裙常被误解为大龄儿童装或cosplay

抖音上拥有百万粉丝的博主“夫人不吃鱼”就在今年4月遭遇大规模差评,原因之一是被发现在闲鱼大量转卖Lo裙,其中有一条还炒了高价。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夫人不吃鱼发布的抖音视频

这件事让夫人不吃鱼在Lo圈内遭遇口碑危机。现在,该博主的微博置顶还是5月发布的道歉视频,然而评论区几乎都是“不买账”的声音。

2

 

Lo娘、Lo汉和Lo警

活跃在Lo圈里的人,大多有着很强的身份认同感。

Lo娘的衣橱里总是少了条裙子,当聚在一起聊天时,她们大多数的话题都围绕着洛丽塔装的上新。洛丽塔服装品牌往往是几个月或是一季度举办一次茶会,进行新品的发布走秀、年终总结;而盛装出席的Lo星人则在茶会上联络感情,交流心得。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茶会是Lo星人的社交活动之一

更为常见的是十几个关系亲密的同好之间的聚会交流。

潮是一名95后在校大学生,也是一名很喜欢Lo装的精致男孩,“我去茶会、去漫展,主要目的是和关系要好的Lo娘朋友一起玩,参加茶会、逛漫展是次要的,它们只是提供了一个穿Lo的借口或者说理由。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潮身穿Lo裙的自拍(受访者供图)

亚文化引起主流文化关注的时候,好像都是从误解开始,本质上是因陌生而产生的粗暴。但对爱好者而言,一切都只和“那个真正的自己”有关。

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一线城市,一位穿着精致Lo裙的女孩在街上走过,是十分寻常的场景。但在其他地方,显然还未普及。

“山东Lo娘真的好少,魔都大街上很多,CP漫展的那天街上地铁超多Lo娘和Coser我和朋友穿常服去的反而少见。我觉得魔都好幸福呀,穿Lo、JK的太多了,不会被围观指指点点。”贴吧用户眠眠睡不醒说。

大二入坑,喜欢追星的95后女孩诗诗在家和学校都会穿Lo裙,“我的室友不喜欢Lo裙上的柄图(日文图案的意思,动物柄即动物图案),有的人会觉得这种很幼稚,但是我是很喜欢。”诗诗告诉记者,“我平常在家很少穿Lo裙,买的款式也比较日常,接近’地球人’,父母能勉强接受,但是他们坚持认为如果以后工作或者更正式的场合,绝对不可以穿比较华丽的Lo裙。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带有动物柄图的Lo裙

但潮就不一样了。他通常只有在参加茶会和社团招新的时候穿Lo装。潮说,“平常穿Lo装出门的概率是0%。Lolita不是非常适合日常出门,对lo汉更是这样。要提前仔细剃须、修眉、除体毛、打理假发,还要找人帮忙化妆,非常麻烦。”

入坑的契机很偶然,前女友给他看了她新买的Lo裙,华丽、优雅、精致的设计一下子吸引了他。到如今入坑一年半多,潮为自己购置了6套Lo裙,“入坑之前我不会在意皮肤管理这方面,都是随缘。入坑之后开始了解护肤知识,开始注意外表,每天都有护肤和防晒,我希望能通过这些降低穿裙子时的违和感。”

也许是有过被冒犯的经历,潮很介意以貌取人式的粗暴,他对记者强调称,“我不是Gay,也不是女装大佬。我只是单纯喜欢lo裙,我觉得它能完美体现出我理想中的女性的样子。

而在贴吧、微博,Lo娘和Lo汉有自己的乌托邦,显得更为自由与放松。

百度Lolita吧聚集了65万关注者,已发布1千万条帖子。平常会有诸如“上新讨论帖”“每日装扮帖”这样的精华帖,也有关于工作、学习、恋爱话题的吐槽和讨论。

Lolita装和JK制服、汉服并称破产三姐妹,在B站播放量较高的某Lo裙合集视频下,热评第一是,“十个Lo娘九个富,还有一个海边住。”但现实中,有不少爱好者来自普通家庭。

Lolita吧里有一个名为“大家都是做什么工作?”的热门帖,回复中,不乏幼师、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设计师、lo店员工等职业,学生也不少,如“学生狗,没钱的话多喜欢的裙子都不会买的”“学生党,等工作了就去买梦中情裙”“全靠生活费和周末兼职买买裙子”等发言随处可见。

微博上,Lolita相关的资讯博主也不少。诗诗很喜欢看微博博主@Lo娘嘀咕嘀咕答发布的投稿,默默吃瓜,这是她寻找圈层归属感的方式之一。

在Lo圈,友好的交流占绝大部分,但也有摩擦与隔阂。

资深Lo娘能清楚地辨识出每一条小裙子的款式,就算叫不上名也基本上知道是哪个品牌出的。今年7月,一则指认山寨Lo裙的视频让Lo圈成为众矢之的。视频里,两位Lo娘对穿山寨Lo裙的女孩恶语相向,引发了一场关于Lo圈优越感的口水仗;Lo警(Lo圈里热衷揪出山寨货的警察)也成功“出圈”,让路人很是惊愕。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荔枝新闻视频截图

在原发布博主荔枝新闻的热评中,有网友说,“我也穿Lo裙,但我只是当个普通衣服穿。不懂为啥个啥衣服都要混圈。”还有人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对Lo娘汉服娘没好感,这里面也有好妹子,但是部分人有莫名的优越感。”

Lo星人厌恶山寨似乎是本能,红豆告诉记者,“山寨和抄袭就是可耻的,我们可以反对山寨,反感穿山的人。但更重要的应该是自我约束,而不是在街上看到别人穿山了,就对人恶语相向,甚至上去打人,这些过激行为,非常不可取。

“不能穿山”就是Lo圈的底线和敏感点。微博博主@说给Lo娘发布的投稿里,在宿舍楼下,有女孩被同学当场拦下,要求查验裙子品牌标志,女孩拒绝后,怕自己被贴上“穿山”的标签挂到相关平台,只能自己拍摄了裙子细节图,自证清白,“如果你们也关注了这个博主,希望知道我没有穿山。”

爱好者能够能够放大自身声量,并拥有引导舆论的潜质。他们从影响身边的十几个人,到在互联网上成为中心发声者,评论就像滚雪球一样。当圈子里的争端成为了社会新闻,Lo圈就被推到大众眼前。

在知乎“为什么有些人会对穿Lo裙的女孩充满恶意?”的问题下,一位自称十级Lo警的匿名用户说,“Lolita真的比日常衣服显眼,能别自己觉得开心就怎么穿好吗?好好打扮化妆美美地出去,没有人愿意去对好看的人闲言碎语不是吗?”

圈外人对Lo警行为无法理解,圈内人也时常感到惶恐,怕自己没搭配好被抓包和耻笑。曾有网友发了穿小裙子的照片后被Lo警私信说“你穿的不是Lo裙”,事后她觉得被冒犯,发微博曝光。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被Lo警质问”微博截图

3

“有些炒裙的人不是真喜欢”

除了上述Lo警新闻,Lo圈能成功吸引大众目光,很大程度上是拜“炒裙子”所赐。

从价格上来说,Lo装不算便宜;从工艺上来说,好的Lo装接近高级定制。

因为生产流程特殊,几乎每件Lo裙都是人工制作、费时费力,所以工厂只会按单出货,不会多做。一般店家先找画手购买设计稿,再找工厂打板出样衣,之后发到网上向大家收集意见,最终根据付定金报名的预约人数进行生产。

诗诗说,“开始入手入的是国牌,价格在300-500左右,基本不会破千。付一次定金(1/3,1/4,1/5都有可能),一般2-3个月发货,然后支付尾款。拆分成定金和尾款就会看起来比较便宜。”

 

如果按照Full set(全套搭配)规则置办一套Lo装,大约会花费人民币1500至4000元(不包括化妆品)。单单一件日牌裙子的价格在1500元至3000元上下,一件国牌的则在400元到1000元左右。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搭配Lo装的各种小物

大学生是国内洛丽塔品牌消费的主力,相对较高的价格为“入圈”增加了门槛。

再贵,为了爱好买单,也无可厚非。

无论国内品牌,还是国外品牌,都采用一种限时限量的售卖模式。错过了预售时间,就可能只能去二手交易平台等掉落。2014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因为需求太过旺盛,日系Lo牌一度采取了严苛的限购措施,它们甚至都没准备好迎接这些新生的Lo娘。

这种供需关系,会造成部分受欢迎款式产生一定的溢价,滋生了炒作空间,圈层文化成为有心之人的韭菜池。

国内Lo娘的人数在2015年前后高速增长,此时日本的Lolita文化高峰已经过去, Lo装市场逐渐往中国转移。

一位资深Lo汉在接受梨视频采访时说,他玩了这么多年,见过最高价的裙子是在2015年,有个妹子因为想结婚并在澳洲买一套海景房,所以出了一条裙子,一晚上拍卖了34万。这大概是“一件Lo裙一套海景房”等惹眼标题的源头。

视频里还提到,当下市场里要买到限量款的日牌,需要等将近一年的时间,价格最多会翻一倍,天花板是3万左右,而且非常少。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Bbay的天国嫁衣拍卖价6000元人民币

2012年左右,国产Lo牌建立自己的店铺,之后几年逐渐增多。据梨视频报道,2016年,国内大概有50家店铺,2017年增加到200多家。2018年,成熟的资本进入Lolita市场,全国可能已经超过了一千家店。

能做出自己的品牌文化并向日牌看齐,并不容易。早期,国产Lo装品牌主理人大多因为热爱才入行。“长耳朵和尖耳朵”店主禾嘉在经营品牌之前,做过Lo装日本代购,最开始也没考虑过销量。

一个Lo装款式往往只有几百件的下单量,工艺又复杂,不少代工厂不肯做。话题热度转换成购买力,还是有诸多障碍。国内品牌的Lo装卖出超过1000件,都算不错的销量。红豆很喜欢“乌鸦与少年”款出自国牌Nia,这款在Lo圈口碑较高,淘宝累计销量1500多件。

按需出货,导致买到现货Lo裙的几率较小,流动到市面上的尾货更少,相当于每一件都是限量版,如一条叫“中村十字”的Lo裙,最早于2015年出售,因为出货量少,曾被炒到一套11万高价出售。

红豆告诉这就是公司,圈内都很讨厌炒H(高价),她也从没高价出过二手,“我觉得任何心意都不应该被恶意消费,他们尽管高价出,我是不会买的”。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但从《中国基金报》《红星新闻》等媒体报道来看,二手平台上的Lo裙被炒得越来越热。谁在炒?诗诗觉得,“有的炒裙子的人不是真的喜欢Lo裙”。

有资深业内人士指出,Lo裙的市场还有扩大的可能性,但炒作的空间越来越小了,“因为2014-2016年的限量款,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再次贩售。”

对于炒裙子的行为,Lo圈内部也有抱团取暖、维护单纯的圈层环境而做出的反击,炒高价转卖裙子、货不对版都可能被Lo星人挂出来。截至发稿,在博主@Lo娘嘀咕嘀咕的实时分享中,“咸鱼·挂人挂骗子”已征集到895条挂人贴和765条骗子贴;“国牌店铺推荐”产生了891条数据,这些都来自Lo星人自发投稿。

情趣服饰?暴利?别再给这行业泼脏水了!

△Lo娘嘀咕嘀咕分享的数据

随着Lo圈规模的壮大,爱好者建立并维护的中文Lo装资讯网站(www.shellolita.com )有了,专供Lo星人使用的手机App“ilo”也出现了。在APP里,用户可以查看Lolita资讯,也可以晒出自己的打扮,和其他人交流搭配心得,手作娘还可以售卖手工制品。此外还有裙子的上架提醒功能,方便爱好者“剁手”。

除了二次元文化的影响之外,Lo装的潜在消费心理可能还包括对美的自我意识。

诗诗会认为“穿Lo裙让我更注意个人形象,会化个妆搭配整齐再出门”,而红豆会觉得“我可以变得很美,它给我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跟好奇心”。00后到明年跨进20岁,从小接触互联网文化,对潮流文化更加敏锐的他们,购买力不容小觑,Lo圈或将迎来新的增长。

回到开头的问题,当我们谈论Lo装的时候,我们谈论它本身的源起和变迁,谈论它如何走进人们的视野,谈论不同性别的玩家对它的看法。不可否认的是,小众文化的崛起背后,针对圈层的刻板印象也在加固。

抛开傲慢与偏见,愿每个Lo圈人都有权自由地享受穿自己喜欢的小裙子带来的快乐,Lo圈也能摆脱山寨和投机,在正常的商业规则下健康发展。

(根据受访者意愿,红豆、诗诗、潮均为化名)

 

©THE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