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每天清晨,写字楼的厕所承载的运输量,不亚于节假日头一天晚上的成都三环。

这个时候就不要提什么通过带薪拉屎拼凑成散装年休。

在写字楼厕所的早高峰,支配人们行为的只有那欲求不满的生物节律。

早上含着金条醒来,再夹着金条匆忙洗漱、赶车,这些本来就已经是磨难。

如果不幸遇上了公司厕所排队,就更能细细品味这种焦灼。

要是摊上一个厕所基建跟不上的工作地点,这种不幸就成了你生活的一部分。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其实只要人均保证金条尽快落地,我方蹲罢你登场,人人都相安无事。

偏偏有人在蹲位上贪恋那紧锣密鼓的感受,憋得他人一时菊塞。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那些大腹便便的人们,抱着一丝希望纷至沓来,看到厕所门口人头攒动,就只能黯然压抑那份喷薄的意志。

在决意去留的时候,身后又有几位后来者,不能确定接下来拥堵状况的你,就这么被裹挟在便意和顺位之间。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这种景观让经常抱怨坑位不够的职场女性,也能在每天早上切实感受到男女平权。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当然,过路者只能在厕所门口看到你被命运捉弄的样子,却不知道你也曾为此抗争过。

你之前决意到别的楼层闯荡的那一刻,甚至像极了要去叙拉古碰运气的柏拉图,要去周游列国的孔夫子,或者让你穿秋裤的你妈。

结果,一路上也只是途经别人金灿灿的盛放。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自己的热切追求换来的竟然是殊途同归,一顿操作只是释放了囊中的势能,这让你在等待电梯的时候也会有片刻失神。

盘算着如果自己在原地等待前面还会有几个人,设想着如果一开始选择往上走会不会人生通达?

而括约肌私下里又加紧了几分。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但总有人想胜天半子,选择重新规划自己的出恭时段,来达到错峰蹲厕。

可是现实会教给他一堆大道理,比如生活是非预期后果的堆砌,总会遇到那么一两次叫人遭不住的临时起意。

可能是今早的凉风,也有可能是昨夜的放纵,反正他又在某一天的清晨回到公司厕所的队列,品尝着人生百味。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实际上等你接受了这种生活的安排,你会在死等与硬撑的过程中,观察到以前从未留意的一面。

比如张总进入到暂时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就会在电话里谈生意,小李喜欢看《舌尖上的中国》,老赵每次从隔间出来微信运动才会到5000步。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久而久之你会发现,你已经可以通过声音判断金条的形状和水花的大小,甚至在听到“噗通”那一刻,就已经开始期待隔间里的一声“卧槽!”

但隔间里仍会时不时地传出你不能意会的声响。

那可能是文字工作者抓住了厕所里的灵光,也可能是程序员找到了debug的方向。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这也让队列中其他人明白了为啥蹲坑的那个不是自己。

大概冥冥之中,厕所坑位也是按劳分配。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总之很多人的确都像你一样认命了,就那么揣着金条在等候厕所的人群中思考哲学。

我们隔壁专司催收的疤面大哥就是。

好几次早晨去冲击小便池里的樟脑丸,我都在旁光里看到他脸被憋得像是回光返照。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今天中午在楼道抽烟,我听到他跟他们公司的账房会计说,他开始相信有极乐世界了。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早晨想在公司上厕所,腚都给你憋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