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邪恶的“女色情狂” 特殊的收藏品令人发指

二战期间,最耸人听闻的消息当属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长久以来,我们一直相信纳粹党人自称“只是遵从命令”的苍白辩解。我们不会原谅这种说法,但却相信他可以作为一种解释。我们假定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他们的受害者早已被挑选好;如果他们拒绝执行屠杀命令,就会遭到可怕的惩罚。但事实也可能是这些纳粹参与屠杀是自愿为之,下面的故事就是一个注解。

1947年,一头红发,眼珠碧绿、身材丰满的41岁的伊尔斯·科赫因在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犯下滔天罪行而接受审讯,她在任期间,集中营里50000名监犯相继丧生。

1906年9月22日,伊尔斯·科赫在德累斯顿出生,出生时名为伊尔斯·科勒·施尼茨。高中毕业后,伊尔斯在一家书店工作,之后,她成了一位秘书。1932年5月,伊尔斯加入了纳粹党。伊尔斯在纳粹党中担任秘书。作为一名深得他人信赖的纳粹党党员,伊尔斯最终于1936年被派遣至靠近柏林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1936年,伊尔斯受命去萨克森豪森营地,并在此结识了当时的司令官卡尔-奥托·科赫。随后两人举办了一场党卫军异教婚礼并生下两名子女。1937年,科赫被转移至新开放的布痕瓦尔德营地,他和伊尔斯此后也搬进了营地的新家。

他们夫妻二人都是狂热的纳粹党员,对犹太人怀有莫名的仇恨。集中营幸存者回忆说,伊尔斯喜欢在集中营里骑马,看到哪个囚犯不顺眼,挥鞭就打,人们都叫她“布痕瓦尔德母狗”。

 

值得一提的是,伊尔斯因在布痕瓦尔德犯下的不同罪行而分别接受了三次审讯:1943年接受纳粹党审讯;1947年接受美国审讯;1950年接受新西德政府审讯。

伊尔斯·科赫的这三场审判中最引人关注且最令人发指的是美国审讯。

有人宣称,作为集中营司令官夫人的伊尔斯会召集新来的监犯并命令他们脱去上衣,之后,她会走进犯人队列中挑出那些身上纹身令她欣赏的人,然后将他们全部杀掉并剥掉他们的皮,将文身处的皮肤用以制作譬如灯罩、图册封面、手提包以及手套之类的家居手工艺品。

有人断言,她在集中营的家中摆设了用人类拇指骨做成的照明开关以及用人类部分肢体和头部做成的家具和装饰品。据说伊尔斯为装饰新家,狠心杀害了约40名男囚。

伊尔斯身上还背负了其他指控。

任何一个胆敢望向伊尔斯所在方位的男囚皆会因行为冒失或“性骚扰”而被殴打致死。为了在营地中修建她的私人驯马场,伊尔斯命令一批批监犯日夜工作,直至累死。她在营地中四处走动,上报囚犯们的真实违纪或擅自捏造虚假违纪信息,导致其被活活打死,而她则享受地欣赏着这一切。伊尔斯所面临的这些指控中,存在明显的性倾向,她被称作是“女色情狂”,不过她的所有不当性行为皆局限于营地中其他纳粹官员而非男囚。

对伊尔斯收集人体皮肤以及用文身人皮制作灯罩的指控,使得她在其他30个和她一起在布痕瓦尔德受审的罪犯中“鹤立鸡群”。这些道德败坏的罪行成为纳粹集体屠杀疯狂行为中最残暴、最极端的象征。

多家报纸和杂志再现了用文身人皮制作的皮革块照片(其中一张皮革块上有一对清晰可见的乳头)、萎缩人头以及其他人工制品照片,其中包括据称美国军队在1945年解放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时找到的用人皮制作的灯罩。

电影院中有它的新闻影片。

1947年,有“布痕瓦尔德的野兽”之称的伊尔斯·科赫被判处终身监禁,但一年后,美国军事机构突然将其刑期缩短至四年,这一决定震惊世界。

伊尔斯在服刑一年后只剩下三年牢狱之时,公众压力迫使西德有关当局再次对其进行审讯,此后,伊尔斯被判处死刑。

二战中诞生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凭借这令人发指的收藏品,这个德国女纳粹被公认是二战最邪恶的女性。

值得深思的一点是,假如国家没有命令或组织伊尔斯·科赫实施这些暴行,她还会如此吗?这一问题值得深思。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