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1945年九月,24岁的西冈雪子从老家乡下来到大城市横滨,和她一起的还有同样六万多名“活不下去”的女人。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虽然看起来也很惨,但横滨已经算是当时在战火中保存较为完好的城市了

 

西冈雪子的父亲在战争中去世,弟弟继承了全部的家产,但弟弟没打算照顾姐姐的生活。彼时日本刚战败,经济一片萧条,许多男性都找不到工作,更不必说在日本无比弱势农村女性们了,她们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活下去。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RAA招聘广告

 

这时候这样一则招聘广告的出现,对于走投无路的女人们来说无异雪中送炭,这则由RAA协会在全日本投发的广告内容翻译过来大概是这样的:涉外俱乐部招聘特别女性事务员,不仅高收入,还包吃住行,唯一的要求是限十八至二十五岁女性。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这广告要是放在今天,你我都能看出其中的道道来,这不就跟高薪招女公关一样吗?但那时候的日本人还真没朝这方面想。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鹿鸣馆奇妙夜

 

一方面的原因,是从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实行全盘西化,号召全面向西方学习,包括娱乐产业。当时的日本几乎是一夜间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了很多酒吧、舞厅和“会所”。上面这张图里的“鹿鸣馆”,就是东京达官贵人和欧美高级官员“联谊”的地方。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再来一张,洋气吗?

 

能去这些地方潇洒的非富即贵,不然就是金发碧眼的洋人,平民百姓没机会接触。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看点真实的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内部装修

 

鹿鸣馆在日本西化和外交进程中的地位非常重要,2008年有一部改编自三岛由纪夫同名舞台剧的电视剧《鹿鸣馆》播出,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另一方面是由RAA协会的官方背景造成的,RAA协会是由东京警视厅牵头建立的,全名“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中文学名叫“特殊慰安施设协会”,这个RAA 的开张仪式甚至是在天皇皇宫外举行的,参加者主要是日本卖春业的大佬。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二重桥后的日本皇宫

 

最高指示更是来自于日本内阁国务大臣近卫文麿,这群高官们担心对日本进行军事占领的美军侮辱自己的妻子儿女,于是打着“维护民族纯洁性”的旗号,冠冕堂皇的要“保护日本妇女”,于是只能牺牲一小部分日本妇女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一处RAA设施外,美军排队鱼贯而入

 

近乎被诓骗来的妇女们在了解到工作实质后仍然同意的不到三成,但是在RAA协会的威逼利诱下大部分妇女只能就范,回去身无长技的她们也只能饿死,毕竟在这个时候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少女们被关在一起,没日没夜地惨遭蹂躏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营业中的某处慰安所
 

可惜就连这种用屈辱换取温饱的日子也没能维持太久,1946年3月10日,西冈雪子和其他慰安所里姑娘都接到了上头的通知:慰安所要关闭了。

 

原来由于美军不愿使用避孕套导致慰安所里性病大流行,引起了大洋彼岸美国国内民众的注意,迫于各方压力,占领军司令部以“公然卖淫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为理由,要求日本政府关闭各处慰安所。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左一占领军总司令马克阿瑟

 

于是,慰安妇们带着满身疮痍,在没得到任何补偿的情况下被赶到了街上。

 

西冈雪子同时还接到另一个内部命令:慰安所的姑娘们通通转入“地下工作”,在服务期间有相好的姑娘成为了被美军固定包养的“安丽”(英语“Only”的日文发音),成为了生活较为体面和稳定的美军情妇。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这是对民主理想的背叛!

 

相对而言,西冈雪子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和大部分慰安所里的姑娘一样,继续在RAA背地里经营的“茶舍”“咖啡厅”“酒吧”等地继续为美军服务,成为被美军称作“潘潘”(PANPAN)的暗娼。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潘潘”们

 

“潘潘”常常们站在美军经过的街道两侧,抹着廉价浓重的口红,穿着美军仓库里出来的布料做的连衣裙,摆出各种妖娆的姿势吸引美国大兵的光顾,一旦被“看中”必须随时随地满足美军的要求,来换取微薄的收入。

 

当时有民谣这样唱道:“喝醉了的美国兵和潘潘,在公园的野草上就作那种事,像狗一样——三个,五个,十个的孩子,学着美国兵扭屁股——美国兵笑,潘潘也笑,——小孩子的石头砸过来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潘潘站街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除了只有一个男朋友的专宠,大部分潘潘周旋于不同美国兵之间
但西冈雪子和其他“潘潘”不同,她从来不搔首弄姿,走路时也一直昂首挺胸,不穿暴露的裙子而是复古的裙装,明明是个妓女却打扮得像个贵族小姐。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人们不知道她的本名,而她也从来没有主动提过,只知道她的“花名”Mary, 所以人们当面叫她“玛丽桑”,私下里却因为她的衣着打扮而称呼她为“皇后殿下”。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玛丽桑”似乎并不招呼一般的士兵而是只服务军官,除此之外她还会说英语,弹钢琴,画画,很快如此与众不同的她就和一个美国军官热恋了,军官还送给她一枚翡翠戒指作为定情信物……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可惜1951年,美国决定结束对日本的军事占领,并且撤离了大量美军,这名军官也在其中。军官在离别时承诺一定会回来接她的,只留下孤单的玛丽在岸边挥手并轻声歌唱为他送行。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可这一等就是半个世纪,人们对这位整日穿梭在横滨大街小巷,高楼大厦间的老妪感到十分好奇,媒体更是为了博人眼球而使用“83岁现役最高娼妇”这样的字眼。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在这五十多年间,“玛丽桑”为了能让回来的军官一眼就认出她,开始只穿纯白蕾丝裙,戴纯白的蕾丝手套。并用资生堂的粉将自己的脸刷的煞白,眼睛用浓浓的眼影所包裹,嘴巴则是常年是鲜艳的朱红色。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军官走后的前几年,玛丽桑还能靠过去攒下的一些钱度日,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美国军官仍然没有回来,玛丽桑只能继续靠站街为生,“你可以吻遍我的全身,除了嘴唇”是她最后的底线,因为嘴唇是留给爱人的。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等到了五十岁时,已经没有人愿意光顾年老色衰的玛丽了,她依旧以同样的姿态和装束,用几个包装着自己全部的家当,整日走在横滨的大街小巷,成为一个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2006年,日本导演中村高宽,曾以她为原型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横滨玛丽》轰动了世界,而此时距离1995年玛丽桑从横滨街头消失已经过去了11年。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刚开始看这部纪录片可能会让人觉得有些无趣,导演就是找了几个老头老太一起回忆另一个80岁多岁老太太的生活,回忆昭和时代横滨的夜生活,但是过往的风花雪月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没有令人浮想联翩的照片,也没有香艳奇情的八卦。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只有她最开始时曾驻过的风俗店,经常光顾的咖啡店,顾客担心和她用到同一个杯子,希望咖啡店老板把她赶出去,老板不忍心,就单独给她买了一个杯子。

 

还有常年理发却被其他客人嫌弃最终被禁止入店的美容院,栖身的大厦楼道,可皆是主角已去物是人非。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这种拍摄手法不得不让人想起由日本著名建筑学家、民俗学家今和次郎开创的考现学派。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所谓“考现学”,正是与考古学相对,考察离当下的生活年代并不遥远的人们的生活形态,并通过图书馆和档案馆保存的风景照和表现民风民俗的文字记载,对比街道建筑的开发,寻访老店和老建筑,包括从其他经历人口中得到回忆性资料来进行民俗学研究。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1940年代的横滨

 

《横滨玛丽》的导演所做的更像是“横滨考现学”。他以“玛丽桑”作为一条线索,不仅仅是在讲述“玛丽桑”的故事,更是在描摹曾在战后繁华一时的横滨伊势佐木町,追忆已经消失不见的昭和风景。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如今的横滨(横滨未来21)

 

而且越往后看越能让人通过影片中与玛丽接触过的人们的回忆,使得玛丽桑的形象渐渐丰满起来。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玛丽桑的独来独往是自己善良的选择,当她经常光顾的化妆品店的老板娘在百货商场偶遇她一个人形单影只时,便询问要不要一起喝茶。结果平时一直和蔼的玛丽桑连忙推开老板娘,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让她赶紧走开。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回家跟丈夫抱怨的老板娘经过开导才懂得,原来玛丽桑是好心为了避免别人认为老板娘和她一样也是做这一行的。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老了以后的玛丽桑也和普通老太太一样喜欢热闹,每到街上有祭典游行时,她一定会出现。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她也不想过着风餐露宿的生活,但是当在少有的朋友元次郎等人为她找好了住处时,却又因为不是横滨人的缘故没法居住。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有一间大厦的老板,给了玛丽一个睡觉的地方,就是大楼大厅的一把长凳。其他大楼的人都会驱逐她,只有这位老板愿意让她留在这里。

 

玛丽不愿平白无故接受恩惠,每年过年都会寄小礼物给这位老板,虽然礼物都是毛巾……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她有着自己的骄傲和尊严,曾经说过,“如果说我是一个妓女,那么我永远是一个妓女。作为一个妓女的本分,我会一直做下去。”就连亦友亦子的元次郎都说,不能直接给玛丽小姐钱,要用小袋子装起来并在上面贴上纸条“给玛丽小姐的花”才行。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元次郎与玛丽

 

玛丽在横滨最后的几年,有摄影师拍她,著名两性女作家写她,著名舞蹈家演绎她,著名编剧以她为蓝本,但她却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以“玛丽桑”为原型的舞台剧

 

甚至到最后,玛丽消失在横滨,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心,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是少了一个可以消费,满足猎奇心的素材而已。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直到纪录片最后部分,不愿意过多消费玛丽的导演才向观众交代了玛丽的结局: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原来1995年,玛丽就回到故乡了,常年光顾的洗衣店老板娘好心给她买了回家的车票。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影片的最后,在横滨最后几年一直照顾她的演歌歌手元次郎跟着剧组一起来到玛丽居住的敬老院慰问演出时,观众们看到了玛丽桑,不,是用回了本名“西冈雪子”的雪子老婆婆。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元次郎是同性恋者,是异装皇后,也是歌手。年幼的时候,他的母亲和玛丽一样是妓女,而他却因为觉得丢脸而大骂母亲。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工作时的元次郎

 

当母亲逝世后,他才幡然醒悟,后悔莫及,当他1991年在横滨街头看到年迈的玛丽,听说她的故事时,愧疚瞬间转化成了一个儿子对母亲深沉的爱。之后,他便像儿子一样关照玛丽,他们每周都会一起吃一次饭,聊聊天、谈谈心……偶尔他也会唱歌给她听。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当身患癌症却精神矍铄的元次郎向着养老院里的老妪们婉婉唱出日文版的《My Way》时,褪去浓妆艳抹的雪子婆婆只是点头微笑着。

 

 

 

My Way

 

And now, the end is near;

此刻,末日将临

And so I face the final curtain.

我将面临人生落幕

My friend, I’ll say it clear,

朋友,我将知无不言

I’ll state my case, of which I’m certain.

向你讲述我所铭记的经历

I’ve lived a life that’s full.

我度过了充实的一生

I’ve traveled each and every highway;

历经无数坎坷

And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更重要的是

I did it my way.

用我自己的方式

Regrets, I’ve had a few;

遗憾总是存在

But then again, too few to mention.

细细回想,不值一提

I did what I had to do,

我做了一切该做的事

And saw it through without exemption.

只为心安,不求赦免

I planned each charted course;

我规划了每一段人生

Each careful step along the byway,

谨慎执着,步步思量

But more, much more than this,

然而并不止于此

I did it my way.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

Yes, there were times, I’m sure you knew

你知道的,有些时候

When I bit off more than I could chew.

我曾背负不能承受之重

But through it all, when there was doubt,

自始至终,即使满心困惑

I ate it up and spit it out.

我还是克服并战胜了它

I faced it all and I stood tall;

挺直身躯,勇敢面对

And did it my way.

用我自己的方式

I’ve loved, I’ve laughed and cried.

我曾爱过,哭过,笑过

I’ve had my fill; my share of losing.

曾经满足,也曾经失落

And now, as tears subside,

如今,悲哀粉碎

I find it all so amusing.

我发现一切竟如此自然

To think I did all that;

想到我做过的一切

And may I say – not in a shy way,

我可以毫不羞愧的说

“Oh no, oh no not me,

我从未虚度生活

I did it my way”.

并用我自己的方式成就了它

For what is a man, what has he got?

何为完人,我们又拥有什么

If not himself, then he has naught.

除却此身,别无他物

To say the things he truly feels;

自然吐露感情

And not the words of one who kneels.

而不是虚伪谄媚

The record shows I took the blows

时间证明,历尽磨难

And did it my way

我做到了

Yes, it was my way

竭尽所能,完成我的人生。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在元次郎住院期间,玛丽给他寄来一封信,她在信中写道:“如果再给我三十年,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好老太太。我还有很多很多梦想……”

 

她在人间饱受歧视和冷遇,把伤害轻轻推开,只记得生命中美好的瞬间。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元次郎于2004年因病去世,翌年,玛丽离世

 

横滨玛丽:站街六十年的妓女婆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