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花店:朕的男人✨欲望是尖刀,性爱是毒药。图片,视频

趙大美人趙寅成飾演護龍衛總管洪麟,長腿歐巴的標準超模身材陽剛英挺,而猶如雕塑般稜角分明的俊俏五官又多添陰柔嫵媚,原本借腹生子、君臣通姦此等頗齷齪的宮闈秘事因為他撩死人不償命的美顏竟也顯出痴纏的熨帖動人,誰還care什麼道德或狗血?對於無耽美不歡的當世觀眾,一張帥臉比任何甜言蜜語都深情。

但洪麟究竟愛的是王還是後?這搞不清鐘意誰多點的情狀像極了《卡薩布蘭卡》,只不過「男-女-男」的糾結在《霜花店》內錯位變成了「男-男-女」——

 

《卡薩布蘭卡》結局處,英格麗·褒曼飾演的伊爾莎即將登機離去,但眷戀的目光依舊牽動於維克多與里克之間,滲透出難以抉擇的苦楚;

《霜花店》海報即反映出這段悲戀的三角結構

到了《霜花店》這兒,紅白玫瑰到底採擷哪一朵仍是千古不破的要命難題,瀕死的洪麟用酥到秒殺曲奇餅的眼神望向皇后,卻又緩緩轉過頭再以高糖高甜的目光凝視王——大哥,你馬上就掛了,要不要這麼情聖這麼博愛?

王與洪麟共浴

《霜花店》把影片賣點押寶「尺度」,故拍攝之初,宣傳就有意無意抱李安《色戒》的大腿,皇后的扮演者宋智孝甚至向媒體袒露心聲「希望自己可以有湯唯那樣勇敢又自信的性感演出」,而最終成片的市場反饋也是喜憂參半:

王與洪麟自小青梅竹馬,王也教他琴棋書畫

《霜花店》公映後,創下19天三百萬人次進戲院觀影的韓國影壇新記錄,但叫座的同時,卻遭影評人和坊間影迷不約而同的口誅筆伐——詬病影片性場面過多且新意匱乏。

洪麟也一心一意侍奉他的神、他的主

不過,拋開取悅感官這一功利目的,《霜花店》共計七次讓人血脈噴張、把持不住的親(裸)熱(體)戲其實也對輔佐劇情推展起到鋪墊與銜接作用,譬如由高麗王主導的三次「借精播種」床戲,洪麟與皇后前後反應的差異就顯示了微妙的心理變化——

不近女色的王把延續子嗣的借種任務交給洪麟

中「基」毒太深的高麗王面對風姿綽約如宋智孝這樣的雅艷皇后也無法「一柱擎天」,但迫於政治壓力和權力鬥爭必須解決子嗣問題,於是只能請最最最信(寵)任(愛)的禁臠洪總管代為圓房,既尷尬羞憤又不敢反抗的洪麟與皇后只能背負屈辱、毫無感情、猶如機器般「照章辦事」——

而王真正內心所屬卻是與他親密無間的洪麟

無奈的洪麟溫柔地吻向皇后的脖頸(老司機們都懂啦,敏感地帶,前戲中吻頸幾乎是必不可少的開胃菜),而皇后則緊蹙眉頭別過臉,落下含恨的冷淚……

洪麟親吻皇后的粉頸

洪麟雖然心裡已經唱了一百八十遍《忐忑》,但王命難為啊,只能悶著頭繼續戰戰兢兢輕啄皇后皎潔的雪色粉頸,一綹垂髮掃過皇后胸脯,他突然發現皇后正在低泣,於是紅著眼眶起身穿衣……

第一次與洪麟行房時皇后滿心屈辱悲怨

第三次,一切都已輕車熟路,皇后挺起脖頸,宛若曲線優美的天鵝,盈盈纏繞住洪麟,以吻,迎接對方的吻,面目間依舊不改壓制的神色——但,這一次,她壓制的卻是隨慾望噴薄的,呻吟……

本來違背初心的借腹生子變成二人貪享的慾望

好在柳河導演肯花錢,更把錢花在了刀刃上,《霜花店》的布景、造型等等美術設計都極為養眼(團隊曾做過張藝謀《英雄》),所以無論床笫間的激越交歡,還是兵書庫內幽會偷情,男女、男男的性場面都拍得悅目美觀,消解了慾望生猛的負面刺激,以赤裸的胴體作筆,書寫一出有關原欲、背叛的古典悲戀——

影片美術精緻,「肉戲」也拍得養眼

飾演高麗王的朱鎮模憂鬱深婉的梁朝偉式表現更為他贏得當年韓國百想藝術大賞最佳男主角殊榮,他還透露和趙寅成「上床」後,老友張東健都不敢坐到自己身邊了。

一嘗女色不可收拾的洪麟偷跑去與皇后纏綿

即便《霜花店》有著身在朝堂不由己與真愛無價這樣的「高貴」內核,但電影說到底其實是對軟色情的包裝,真正消費的也是三位主演的美色,因此有關一輩子到底可以愛幾個人、愛完一個怎麼又愛另一個等等極富哲意的思辨題觀眾壓根沒興趣探討;

王覺察到皇后與洪麟複雜的情感變化

他們在乎的只有廣度、深度皆令人咋舌的滿分open性場面,除了創意不及《色戒》的曲別針,絕對可以作為視聽春宮教學——能在戲院這樣的公共場所不遮不掩看一出奢華A片,這感覺也不賴。

二人由性轉情,皆因心難自持

《霜花店》再次把弗洛伊德也沒講明白的「性產生愛」拿來解讀,洪麟由對高麗王精神、肉體的絕對服從,到「變心」與皇后相悅,其實是一次曲折的性覺醒和身份認同:

皇后為洪麟製作霜花餅定情

洪麟自幼臣服於高麗王翅翼的蔭蔽下,被專寵被關懷,斷袖之癖亦並非他的主動選擇,在他的概念里全無「女人」這個選項;而一旦開了葷,嘗到皇后肉體的美味,便真正燃起壓抑多年、不自知的對女性的原始渴望,也重新恢復「男人」的天然屬性。

洪麟對王難以割捨,且充滿愧疚

皇后以女性胴體喚醒洪麟一直冬眠的男性本能,這春情一旦爆發,就如滔滔江水將其淹沒,而他也樂得耽溺慾望中,沉淪、忘卻,不顧王的往昔恩情,也不理今夕何夕。這愛,代表了最本心最未經漂染的真實,是男性身份回歸的自然反應;

此時皇后已經不再心存王夫,二人成為實際情敵

而一直處於高高在上統治地位、全全把控洪麟身心的王,遭遇被妻子「奪愛」的事實,無法不生出妒恨——他早已習慣佔有,也對洪麟的臣服、鍾情堅信不疑,這種更偏私慾的感情反倒在洪麟遠離他之後顯出深摯,所以王的內心最複雜,朱鎮模的表演難度也最高;

皇后與洪麟在兵書庫幽會

比起兩位男性,從事件被動參與者到主動追愛的皇后則彰顯出女性一貫了不起的對愛的無私:她雖和王無夫妻之實,卻死心塌地為他的前途和皇族的命運著想;後來因風吹火心歸洪麟,也願意放棄一切榮華與之私奔,「只想兩人在一起」,在秘而不宣的「淫亂」氛圍下,這愛更純真赤誠、彌足珍貴。

再次偷情的兩人被王「捉姦」,表情包洪總管

不過,腐女當道的時代,精明的《霜花店》嚴重清楚,死磕趙寅成和朱鎮模的曖昧與激情才是吸睛、圈錢的王道,大家抱著看一部限制級《王的男人》的心態走進影院,卻不想原來焦點早已暗度陳倉至洪麟與皇后的畸戀並如斯濃墨重彩,大有買一贈一的消費快感;

被王閹割後洪麟回宮復仇

可柳河導演卻又是一枚童叟無欺的李安粉,即便影片後半段故事重心已從男男戀傾斜至男女戀,但他仍舊緊扣住「斷背山」路線不放——

昔日親密之人終拔劍相向

吃醋的高麗王也是愛瘋了,發現自己最愛的男人和自己的名義老婆嘿咻嘿上了癮,氣急之下斬斷了洪麟的小弟笛,又驚又囧嚇得觀眾直呼偶買噶;而結尾在那片宛如烏托邦的草原上王和洪麟伉儷情深一同騎射的畫面則再次向觀眾重申——紅顏都是禍水,朋友們,搞基才是人間正義啊!

王遍體鱗傷,卻明白了洪麟對自己的愛

當然,柳河導演的功力還是差《色戒》與《王的男人》太遠,兩部經典前作在拔除男色與性愛的噱頭後,情感編織之細密、深刻是《霜花店》無法企及的;好在柳河導演及時剎住了桃色橋段娛人意淫的車,讓被彼此捅得渾身血窟窿的王和洪麟在片末發出關於愛的疑問——

王對洪麟的愛,全給他畫在這張同騎圖裡

「你究竟有沒有一次把我當做你的情人?」王一臉期待的緊張分明大寫著一個「愛」;而洪麟難控真情的淚水和眷戀的眼神也再次出賣了他死不承認「愛過」的鐵嘴——皇后,您真的是個小三!

片末這組夢幻鏡頭讓理想之愛成真

《霜花店》其實是古代高麗民間一首愛情歌謠,小調唱的是買家小姐與店主有悖儒教、不被世俗認可的地下戀,而糕點「霜花餅」則是寄情的信物,以此交代歷史背景,也分別暗合洪麟與王、皇后的兩段悲愛——當洪麟與皇后在兵書庫「辦完事」後回到宴席,恰逢王撫琴獨唱這首《霜花店》:

王在唱起《霜花店》時滿心皆是悲傷

「我去包子店買饅頭,卻被店主一把抓住了手(即指代發生關係),那窺看的店小二很不高興,若我與店主的事情敗露張揚,也定是店小二陷害亂傳,店主和店小二姘居久矣,也早有了深情。」

導演柳河與趙寅成攝於片場

一曲悲腔聽得洪麟愧疚叢生,或許他也不清楚究竟更愛誰、究竟誰更愛他——但又有什麼關係呢,愛情不就是因為參不透,才顯得迷人而難棄嗎?(註:後來《霜花店》在香港、台灣等地公映,華語版主題曲則是蔡依林演唱的《慣性背叛》)

⌈感谢巴塞电影公众号【moviebase】分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