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全新的性癖诞生了:数据调教|科技性虐女王每次调教所造成的潜在影响,要比任何瘀青持续的时间都更长。

 

哈莉(Harley)是一位 “科技性虐女王” —— 这个身份的意思是:她支配的不是肉体,而是网络生活,包括银行账户、电子邮件、社交媒体和成人片库存。她的每次调教所造成的潜在影响,要比任何瘀青持续的时间都更长。

 

我们的性生活与网络息息相关。我们在网上看成人片,在任何社交 APP 上约炮,通过聊天工具与千里之外的情人裸聊。我们的心灵与计算机紧密地纠缠在一起,越发模糊了现实与虚拟的界线。也正因为如此,哈莉率先踏入了 “科技性虐” 这一新领域,并开创了当代最新的性虐形式:数据调教。

 

哈莉每天能挣500到5000美元不等,收入最高的一天有价值超过一万美元的资金和礼物进账。她和丈夫(她丈夫很高兴地承认自己十分 “钟爱” 哈莉的工作)靠她从十几个常客那里赚来的收入生活。她愉快地对我说:“除了这些常客之外,还总有想要尝鲜的新顾客。” 她半小时的基本服务,收费在65到100美元。

 

在她位于美国旧金山湾区的舒适公寓里,哈莉给我做了一次免费展示。她穿着15厘米高的高跟鞋给我开门,身量高出我一大截,而且浑身刺满了纹身。尽管身材高大,令人望而生畏,但她却是个健谈、亲切的人。在她的其中一个鞋柜里装满了 “恨天高” —— 红色、粉色、黑色到金属色应有尽有,不过她最爱的还是上面印满了钱的那双。

 

这些鞋里有几双是客户送的。在客厅里,她指给我看一堆包裹,笑着说:“还有更多屌丝寄给我的礼物在这里。” 今天客户们送了她新裙子、紧身裤袜、和一张礼品卡。茶几上的礼物越堆越高,她把礼品卡也放到那上面。除此之外,客户还给她送过珠宝,以及多到足够装满几个抽屉的内衣。

 

一种全新的性癖诞生了:数据调教

 

我刚坐在沙发上,她就对我说:“顺便跟你说声,我的网络摄像头在直播拍摄你的脚。” 我低头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凉鞋,说:“我的脚现在并不是很性感啊。”

 

她笑着说:“只要镜头里有脚,对这些男人来说可能就够刺激的了。” 哈莉说,这个摄像头是种营销手段,用来吸引人们访问她的网站。镜头里一般不会有什么内容,但幸运的话说不定还是能看到点什么。

 

“我很紧张,” 我告诉她。

 

她低声道:“紧张就对了!这也是乐趣的一部分。”

 

哈莉工作使用的,是一款叫 TeamViewer 桌面共享软件。TeamViewer 原来的目的,是让企业团队在网上协作更便利,同时也帮助公司里的 IT 部门对其他同事的电脑进行远程故障检修。而对哈莉来说,TeamViewer 让她得以从旧金山到中东之间的任何地方远程控制客户。

 

她很少当面提供服务,客户每分钟要支付十美元,而这仅仅够在 Skype 上看到她。她和客户的沟通,主要通过常见的那些即时通讯工具;而客户知道她提供的这项服务,则是通过不同的渠道:广告、聊天室、推特、她的书、口碑、别人的推荐、以及网络搜索。

 

我决定亲自体验一下什么叫做 “数据调教”。哈莉先是连上了我的电脑,把我的桌面背景换成了她的性感照片,把光标换成了中指的图案,然后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浏览我的私人文件 —— 她细细查看了我的搜索历史,翻看我的电子邮件,再加上苹果电脑里那个该死又方便的自动填充密码功能,让她很快找到了有价值的个人信息:我的地址、驾照、和社保号码。接下来,她侵入了我的 Facebook,开始给我以前认识的男性发信息。

 

是的,我就这么无能为力地看着她跟别人搭讪:“嗨,帅哥,你好吗?”

她只需要用鼠标点几下,就可以把自己想说的话写到我的 Facebook 留言板上,让我的朋友、同事和妈妈看到。我对羞耻感这玩意儿并不感冒,但当时的确有一丝兴奋感窜过了我的身体。哈莉对我说:“人们愿意花钱,追逐那种兴奋和恐惧。他们喜欢害怕的感觉,特别是当他们的生活被一个漂亮女人掌控的时候更是如此。毫无疑问,我暴露过一些人的隐私,我会把他们的色情照片发到他们的 Facebook 上,或是发文说 ‘我在网上秘密交往了一位性感的小三’,并附上一张我自己的照片。”

 

一种全新的性癖诞生了:数据调教

 

不仅如此,她还在客户的个人主页上假装精神崩溃。起初她可能只是简单发一句 “我有点不舒服”,等别人即时回复之后,她会开始说得越来越严重,最后达到近乎精神分裂的状态。

 

接下来,她打开了我的 Photobooth 应用,给我拍照。“理论上说,” 她说。“我在这个时候可以让你把衣服脱了。” 是的,理论上说,她也可以把那些照片用我的电子邮件发给我妈。

 

这些网上的小动作,会在现实世界中造成真真切切的影响,而且不仅限于让你在社交网络上出糗。尽管她尊重我的隐私,没有碰我的工作邮件或银行账户,但这并不代表她没对别人这样做过。“我进入过克莱斯勒公司网络、大学校园网、大学教授的电子邮箱、政府网络 …… 政府的大佬们小心点儿啊,请确保你的职工里我这样的网络性虐女王。”

 

一旦服务结束,未经客户同意她就不会再进入那些电脑。她是尊重隐私、遵守法律的专业人士 —— 只要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她做的事就是合法的。

 

哈莉早在2000年便进入高科技领域工作,最初在硅谷一家软件公司担任质保测试员,然后到游戏公司做产品经理。“我就是不喜欢在办公室工作,所以一旦度假我就会在走之前告诉同事:‘我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工作。’” 接着,她听说有几个朋友在兼职做视频聊天。“我觉得做这个很有意思,我也没有道德包袱,于是就开始干这一行了。”

一开始只是偶尔有工作,零零星星地赚个几百美元。“有一天,我丈夫看到了我在视频聊天时百无聊赖的样子,就对我说:‘其实你可以做些不一样的事情啊。有一种癖好叫做 ‘财政支配’,我觉得挺适合你的。然后我就去查了查,刚开始觉得很荒谬:难道因为我长得好看,我跟人要钱,人们就会给钱?说不通啊。然后我就决定试试。”

 

哈莉成为了一名 ”财政性虐女王“,用客户的钱包和银行账户对他们进行赏罚。钱取代了身体,成为诱惑之源。她说:“事业很成功,但我还注意到一个商机:人们渴望有人通过电脑控制他们的现实生活。”

 

最终,哈莉把她之前做程序员的计算机技能和床上的调教技能结合在了一起,开始掌控客户的数字生活。结果她发现,网络是进行支配的绝佳手段。如今,她已经写了好几本 Kindle 电子书来讲述她的工作,还发布了视频,开发了安卓手机应用。另外,哈莉还在为 “科技性虐女王” 这个词注册商标。她希望可以设立一个学徒项目,教导有志于此的人。她告诉我,她去年一年赚的钱,比她在 IT 业挣的所有钱加起来还要多。

 

我会见了哈莉的一位常客,我们姑且称他为 “杰瑞” 吧,因为他妻子还不知道他与哈莉的关系。杰瑞来自美国圣何塞,已过而立之年,身材健美,风度翩翩,在政府部门工作。但他告诉我,在他 “正常人” 的外表之下,隐藏着对性虐的强烈渴望。“我刚做了阴茎穿孔,不然我现在可能会穿着贞操带,” 他说。妻子并不知道他把阴茎关在笼子里,一锁就是几个星期。他们有好几年没上床了。

 

杰瑞在推特上找到了哈莉,此后就一直让她全权控制他的电脑、银行账户和手机。哈莉的手机应用每隔十分钟就会报告杰瑞的位置,而且杰瑞还会让哈莉看到他的手机短信,并直接进行回复。“在财政支配期间,工资的一部分会直接打到我一个很少使用的活期存款账户上,然后我会把那个账户完全交给哈莉掌管。这需要双方高度的信赖。我信任她,她有我大部分的个人信息。”

 

通过掌控,哈莉能获取杰瑞私密的详细信息,知晓他的消费习惯,并阅读他的私人谈话。根据他与朋友们在电子邮件或短信里无意中透露的各种八卦,她甚至了解了杰瑞朋友们的许多信息。如果说信息是力量,那么 “哈莉女王” 可谓权势滔天。杰瑞笑容灿烂地告诉我:“在自己没有任何支配能力的同时,心里得知有人掌握了我所有的信息,让我性奋不已。”

 

哈莉补充说:“这与他的身体无关,与我的身体无关。你想想看:人们会给心理医生一大笔钱,就为了能去坐着聊一个小时,不用隐瞒任何事情 —— 但即使在治疗过程中,你也不能把鸡鸡掏出来,对吧?我这里也一样。”

 

一种全新的性癖诞生了:数据调教

 

哈莉常常可以看到客户在看什么视频,以及怎么看的,什么时候看的。这种级别的亲密关系赋予了她权力,而她想用它来做好事。“我开始会给自己冠以 ’生活方式顾问‘ 的头衔。因为事实上,即使没有我这种生意,很多人也都在利用这种控制关系来约束不良行为,或是把他们原本毫无条理的生活安排妥当,” 她解释道。

 

客户在找到她时,通常有着各种不同的网瘾:例如撸成人片上瘾,或 Facebook 上瘾。哈莉会对他们进行带有性意味的 “数字脱瘾治疗”,设计一个赏罚分明的系统。哈莉解释说:“我做的一部分事情是限制这些上瘾的人。他们想戒瘾,但自己一个人没法做到。如果你想锻炼身体,就会找教练,对吧?所以如果你想改善上网习惯,就可以寻找数字调教服务。要是教练颜值高,你肯定觉得更有动力 …… 通过我的掌控,可以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而在这种掌控带有性意味,且让人觉得兴奋、刺激的时候,效果会更好。”

 

这种 “将上瘾转化成性虐癖好” 的做法是否能解决问题还有待商榷,但她的一些客户的确有好几个月没看过成人片了。杰瑞就是其中一位,他认为这是极大的成功。

 

哈莉告诉我,她还在试着帮助那些 “想要变得女性化的男人”,她把他们称为 “娘炮”。据她所知,这些人还没有一个出柜的。“好多男人都对自己的性取向感到困惑。他们被像我这样强壮、强势、漂亮、自信的女人所吸引,但却不想跟我这样的女人上床 —— 那是因为他们想成为我这样的女人,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

 

解决办法是,她会用 “娘炮” 们的手机和电脑来 “胁迫” 他们探索自己的性取向。这可能意味着让他们穿女性内衣 —— 首先在家里穿,接着穿出门。她会指定《全美超模大赛》这样的真人秀让他们去看,通过观察里面的模特学习走路姿态、说话方式、以及搭配衣服的基本知识。另外,她还会把一些人暴露性取向的视频发到网上,客户需要支付额外费用才能把自己的视频挂在她的网站上。“高科技控制可以通过各种不同方式来满足性虐癖,” 哈莉总结说。“无论你有什么癖好,科技都可以作为一种强化机制存在。”

 

丹妮尔·林德曼(Danielle Lindemann)是美国理海大学一位研究性虐及其相关性癖社群的社会学家,她此前从未听说过 “科技性虐女王” 这个称呼,但当我们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她对哈莉这样人的存在并不感到意外。林德曼表示,科技实际上影响了我们的性生活。不用说互联网了,电话行业里的 “真情聊天” 业务就是很好的例子。“性欲会适应新兴技术,因为人类性欲从不是一成不变的,” 她说。“每当新型技术出现,我们就会想办法将其与性联系起来。”

 

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法预料更新的技术将如何改变我们的性欲 —— 我们将如何融合 Oculus Rift 头盔带来的虚拟现实?我们是不是很快就可以借助 Taskrabbit 这类应用,来送人一个温柔的爱抚或拥抱?人们会在 Pinterest 上创建性幻想梦想板吗?

 

在这个美丽新世界中,谁也说不准。

 

 

作者:杰西卡•普拉瑟泽克(Jessica•Placzek)

翻译:李夏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