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新版飞田新地玩法!大阪红灯区飞田新地攻略最新修订版!

是个男人都看过到过日本的片子,妹子很正,男猪脚就不行了。像日本这样的一个国家照理说,拍的A.V.作品千千万,色情场所应该也不少。大兄dei们有所不知啊,其实不然,在日本,卖淫是非法的。既然不给卖,大家就交个朋友嘛,日本的风俗业就靠这个理念打擦边球,飞田新地作为日本风俗业的领头羊,这里有无数的女朋友可以给你挑,不光有让人流口水的颜值,还有让人流鼻血的身材,玩法多样。。

客人和姑娘是自由恋爱关系,一见钟情晓得吧,所以就算是全T服务,也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名义上是交男女朋友,实际上是赤果果的钱色交易场所。

今天就带兄弟们去日本,走一波!

日本最火风俗店

飞田新地,不是麦当劳那个冰淇淋,在日语中是花街柳巷的意思。日本男人,没有一个不知道飞田新地的。这里的红灯区,最正宗,保留了古代妓院的style,据说能光明正大的开,是因为背后有黑道大哥们罩着。

老祖宗立了两个不成文的规矩:

第一,营业时间不准拍照,否则黑道大哥分分钟教你怎么做人;

第二,除了来上班的姑娘,其余女人禁止通行,特别是带着好奇心来到这里的女游客,不光会被人鄙视,还会被骂,甚至是打,能不能站着走出这条街就看造化了。

偏偏有的人天生叛逆,哪里有规矩,就去哪里破坏,摄影师伊走入了飞田新地,冒死拍下了照片,,兄弟们趁新鲜看。

那到底怎么玩呢,哪家的姑娘最正?一次多少钱?有什么服务内容呢?

哪家店的姑娘最正?

完事后,妹纸会给你一根棒棒糖。含着这根棒棒糖走在街上,大家就知道你刚分手,不会再招呼你了。

为啥有这么多高颜值姑娘?

① 缺钱

日本的求人杂志和网络上很多小广告,日入过万,左手包包,右手豪车,有些姑娘们禁不住诱惑,就会自动送上门。

还有各种原因欠巨款的,也会走投无路到这上班。

② 隐私有保障

光是禁止拍照这点,就已经远甩普通大保健场所几条街了。姑娘的隐私几乎不会被泄露,被家人和朋友发现的可能性非常小,就算碰见了,相互抓着把柄,也不好说个啥。

③ 服务时间短

普通大保健,推背+捏脚+桑拿浴,没有一个钟根本做不完。在飞田新地15分钟就能完事,下了这个榻榻米咱们就是路人,除非你充钱。没有一个女生会想跟一个陌生男人长时间呆着吧。

哪里有快钱赚,哪里就有人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打着交朋友的名义,私下搞不正当的交易

飞田新地摆拍

飞田是日本最大的赤线红灯区,是大正时期最庞大的游廓,与江户时期的吉原游廓并列东、西而立。后来因为德川家东迁、明治天皇迁都江户后逐渐没落。在日本战后被划为“赤线地带”,所谓赤线,意为日本政府半放任的灰色领域。紧接着就是被山口组旗下的大坂柳川组全权掌控。

与江户吉原不同的是,飞田最高等级的艺妓叫作“太夫”,而非众所皆知的“花魁。这其中差别,堪比窑姐和青楼名妓,差距不是一般的大。此外,吉原属于“青线地带”,是政府颁发牌照合法运营的区域。关于吉原我在日本十篇风俗店攻略里有详细论述。

吉原街景

1958年颁布《卖淫防止法》后,留下了许多非常宝贵的建筑,而这一地区最古老的建筑,也有像鲷百(Taiyoshihyakuban)这样,是在政府注册的有形文化遗产。飞田新地大致在大阪市西成区山王3丁目这一带。

店铺实际分布在阪神高速两侧,右边是青春通,以年轻女孩为主。左边是妖怪通,以另类品癖好为主。

200料亭
我们制作的案内图

“妖怪通”是被戏称的花街,条件不佳的女孩都在“妖怪通”接客,不过正所谓“百货应百人”,稀疏散落的料亭内可说是“应有尽有”。

妖怪通店铺

走到区域内,乍一看像小饭店的2层建筑物非常多。紧接着一路走到年轻貌美“青春通”,整条街道的白底黑字招牌连绵无尽的埋没在另一端。

飞田区域内

游客们一个个暗自窃喜,不停的四处张望。室内一般都开着耀眼的灯,如果店里没客人的话,便是这样的景象,一位年长女性负责谈商,一位年轻女孩负责待客。每经过一阁凤亭,都会听到屋檐下的妈妈桑此起彼落的招呼:“お兄ちゃん、どうぞ” (小哥哥快进来坐坐嘛等一些使人春心荡漾的话)。

至于一旁在粉红色灯光下,或浅笑、或撩胸,穿着水手服护士服的美女则始终不发一语地盯着饥肠辘辘的男人们瞧,那些称的上是难得一见的绮丽美人,也堪称是女优等级。

当客人入店后确认消费就会被带进二楼。当店里有客人时,一楼大厅便会空着如下图所示。

就是这样一条灯红酒绿的街道,诱惑着每一个男人前往,表面上是去二楼和年轻女子喝茶聊天,实则则是去来一次身体上的交融,何不乐哉呢。

不管是否为寻欢而来,单就飞田的特色而言,当名列大阪第一景点。

写到这里,再多说几句自相矛盾的题外话。

飞田新地位处在大阪西成区内,而外围的西成区是日本最危险的治安死角,五年内共爆发过两次严重暴动,街区内徘徊着黑道、毒贩、妓女、流浪汉。我曾和爱人短暂旅居过那里,满街的尿骚味与脏乱垃圾,肯定会让你无法相信这里竟然也是日本的一块规划区域。

而整个新今宫到天王寺之间的范畴都被认为是大阪的毒瘤,被称为是“日本的异世界”。飞田新地的四周都被高耸的石墙隔开,宛若城中孤岛般伫立在大阪正中央。因为邻近的阿倍野区是大阪都市计划的新规划区,就像东京的汐留、六本木般被予以众望。大阪市政府不愿意将黑暗阴暗的里(Ura),与光鲜亮丽的表(Omote)一同摊在阳光下。

讽刺的是,一墙之外的高级住宅区停满了各式的稀有跑车,墙内的游民只能裹着棉被蜷曲在角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