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最近,因为《伟大的梦想》被撤档,朋友们和我去看了看它的原作韩国版。电影讲述了少年高焕罹患了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也叫“渐冻症”),从四肢到脏器的肌肉逐渐无力。在死前,他有一个梦想希望朋友们能帮他实现。那就是发生一次性行为。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看完后,大家意犹未尽地讨论了很久残障人士的性需求问题。而其中一位男性朋友很有感触地说:“我特别能理解高焕的愿望。对男人来说,要有性行为不单是生理需求,也有性别要求。如果没有过性行为,就觉得好像不是男人。我脱处晚,大学时候还被哥们笑了。”

他谈了许多男性在性方面的压力。他说:“在性方面,我们男生女生听到的教导不一样,女孩可能被要求保守;而男人就得主动、积极、性能力好。每次我在床上都憋足了劲,又累又折腾,但也不好意思和女朋友讲。”

 

这些性压力的描述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男性在性方面的压力,这些压力如何损害了男女双方的性愉悦,而男性可以做些什么来超越身上的压力、让自己和伴侣获得快乐。在最后,我们还提到了一些女性对男性的性期望,也欢迎大家和我们分享你的想法。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男性在性方面面对多种压力。这种压力源于社会文化将男性的性能力和经验与“阳刚气质”挂钩。有更多性经验、有越强的性能力,被作为一个男人更强悍的标准。

社会期望带来的压力影响到了个人获得快乐。它反过来损害了男性的性功能;也使得在性的过程中,男性更关注证明自己,而忽略了双方的实际需求。

要想不落入这种困境,男性可以做的是:1.反思自己性知识中的错误;2.把性的重点转移到在过程中让伴侣快乐;3.多听一听女性真正要什么。塑造一个可以开放探讨的氛围是很重要的,这样双方可以沟通和探索各自的需求。

模板测  试

模板测试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男人在性方面被期望成为一个超级运动员——更硬(harder),更好(better),更强(stronger),只是不能更快(faster)。”

——阿李,31,DJ

 

a. 面对同伴/同胞时的压力

 

从青春期起,男生承受着同伴压力,希望能在同伴面前显得自己富有性经验、在性方面很开放。一项2003年的调查显示,有1/3的男性青少年表示自己承受着同伴压力,使他们倾向于发生性行为。(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2013)

 

而另一项研究也肯定了男生容易受到同伴压力的影响而表现出更强的性意愿。一开始,研究人员询问参与者:在假设情形下,他们有多大的意愿和他人发生性行为。参与者们被要求用1-5给意愿打分。分数越高,则性意愿越强;

 

随后,每个参与者们被分配进不同的虚拟聊天室,并被重新询问了上述问题,但在给出自己的回答前,他们会先看到聊天室中其他同伴的回答,并且这些回答都表现出较高的性意愿。事实上,除了参与者外,聊天室中的其他“人”都是预先设置好的程序,但参与者并不清楚这些同伴并非真人。

 

结果,87%的男性顺从了同伴压力,在同伴面前表现出比私下里更强的性意愿;而且,一个男生越是发育较慢(比如变声比别人慢、性器官的变化比别人晚),越是会在同伴面前伪装,伪装程度也比适时发育的男生强,他们在同伴面前打出的性意愿分数要显著地高于私下的打分。(Widman, et al., 2016)

 

男性不但希望在性经验方面不输给同伴,也希望自己的性器官尺寸能傲视群雄。一项针对25,594名男性的调查显示,有45%的男性不满意阴茎的尺寸,希望它更大。(Dever et al., 2006)

 

对此,精神病医生David Veale提出了“阴茎短小焦虑”(Small Penis Anxiety)的概念,指出许多男性即使阴茎尺寸正常,仍然会过分忧虑性器官的大小,在他的研究中,有30%的男性表达了这种焦虑。有的甚至担心“即使我穿着裤子,其他人也能看出我阴茎的大小和形状”。(Vaele, 2014)

 

b. 面对伴侣时的压力

 

在和伴侣进行深入交流时,男性也会感到压力。有些男性因为担忧自己的性能力、担心能不能取悦伴侣,而产生了性表现焦虑(Sexual Performance Anxiety)。而且,性表现焦虑在男性群体中比女性群体更常见,意味着男性可能比女性更担心自己在床上的表现。(Pathak, 2017)

 

在性治疗师Esther Perel看来,男性在性行为时有三种普遍的担忧:

 

  • 担忧被拒绝。在社会文化中,男性被期望成为主动的一方,他们也往往是性行为的发起者,也因此他们更多地承受着被拒绝的压力。

  • 害怕自己能力不足。“我够强壮吗?”、“我尺寸够大吗?”、“我持续得够久吗?“、“和别人比我厉害吗?” 。

  • 担心伴侣没有被真的满足。男性的高潮反应很明显,但女性的高潮有时很难通过外在表现看出来。因此,男性担心女伴并没有真的被自己满足,只是假装出来的,他们对此感到焦虑和自责。

 

事实上,如果能和伴侣沟通,他们或许会发现自己是在杞人忧天,比如伴侣原来并不在意他们的尺寸大小,或者伴侣并没有伪装高潮等等。但是,男性受到的教育常常是告诫他们不要表达自己的担忧,要独立解决问题。结果,许多男性只是默默地吞下焦虑,努力在床上用功,希望自己能达到某种目标,尽管这个所谓的目标并不现实。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男性在性方面的压力,是源于社会文化将性能力与阳刚/男性气质(masculinity)挂钩。一名性欲亢奋、有(过)许多异性性伴侣的男性,会被认为是更阳刚的男性;相反,如果一名男性在性方面不够积极、显得保守,会被嘲笑“不够男人”。

 

这种挂钩背后反映了父权制社会的厌女文化。在父权制社会中,男女的权力位置有差异的,男性是社会秩序的权力主体。不论一个人是男是女,都要通过得到男性的认可来巩固自己的社会地位。

 

其中,男性需要通过得到同胞的认可才能成为权力主体的一员(“是个男人”),这种抱团和互相认同建立在一致将女性作为性客体的基础上。作为性客体的女性像资源而非独立的人。掌控性客体(资源)的数量多少,成为了衡量男性在权力群体中的位置的标准之一。而性被看作是一种占有性客体的手段,因此,一些男性会通过努力拥有更多的异性性伴侣、提升自己的占有能力,来获得更多的尊重。

 

这也解释了上文中提到的“越是发育晚,越是夸大自己的性意愿”,当一个人越是不够自信、担心自己男性气质不足,便越可能夸张地表现自己的性能力,来强调自己的阳刚气质。

 

而男性对性能力和阳刚气质的追求,反过来造成了两方面的问题:

 

首先,压力过大可能损害男性的性功能。表现焦虑和功能性勃起障碍呈现正相关,焦虑程度高会导致性欲下降和勃起困难;而性功能障碍的表现,则进一步让焦虑男性怀疑自己的性能力,结果导致“焦虑-障碍-更焦虑”的负面循环。

 

其次,它影响到性关系中双方的性愉悦。要想有一段满意的性过程,需要每个人都投入其中,关照和沟通彼此的状态,回应对方的需求。而如果性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或是和同胞比较,那么在性的过程中,男性会更少地聚焦于双方的愉悦,不单自身的快乐让位于“要赢”,也忽略另一个人的感受和需要。即使男性看似想取悦伴侣、反复询问“你高潮了吗”,他在意的也不止是女性的满足,而是证实他的技巧和能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社会文化的压力影响了个体追求性的快乐。那么,男性如何把性体验从社会压力下释放出来,让双方都能在性的过程中追求自己想要的愉悦呢?

 

a. 检查是不是错误的性知识导致了焦虑

 

有些男性的焦虑是因为知识错误导致的,一旦了解了正确的信息,会发现他们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比如,有些男性过分害怕自己会早泄(射精过早)。但多早算早呢?在一项针对多人种、跨年龄的调查中,异性恋男性插入后平均射精时间为5.4分钟(最快的是0.55分钟,最久的有44.1分钟),并且认为时间在1分钟以内算确定的早泄,1-1.5分钟是可能的早泄。(McMahon,2007)

“我接触下来好多男生都是从AV之类的渠道了解性知识,里面肯定有很多问题。比如AV工作者都是挑选出来的,尺寸当然比平均大许多;而且很多镜头是剪辑的,看起来可以坚持十几个动作、几十分钟。现实的性怎么能和AV比较呢?……但他们小时候缺乏正规途径去获得相关知识,长大后又没有去自发地了解。” 

——Paul,35,医生

“人们会用数字化标准框定自己的生活,这逐渐成了问题。比如男生会问我:我做得够久吗?我自慰次数和大家一样吗?但就像一个咨询师说的,有时重要的不是‘我正不正常’,而是‘我是否快乐’。性的标准,该参考的不是他人的数字,而是你伴侣的意愿和你的感受。有些女生不喜欢抽插太久,会疼,更喜欢被爱抚;那你坚持一定要在里面呆十分钟不是折磨彼此吗?”

 ——洛伦兹,28,性教育工作者

b. 调整性行为的目标和重点

 

把性行为的关注点从证明自己的能力,转变为关注自己和对方的状态。记住,你无需和对方的EX或者其他男性比较,只有性行为过程中“此时此刻”两人的感受才是重要的。因为(1)你无法改变对方的过去;(2)Ta当下性爱的对象是你而不是他人,只能给出和你有关的反馈。而且,如果能在性行为中让双方都感到愉悦,伴侣自然会给出积极的反馈。

 

c. 为什么不问问伴侣喜欢什么?

 

比起自己患得患失,不如直接问问伴侣的喜好。我们采访了一些异性恋女性,问了问她们在性方面对男性有什么期待,并总结出了一些建议。

 

  • 负责的态度

 

对女性的安全和健康负责。比如,即使伴侣没有提出,也要主动戴套。首次性行为之前出具性传播感染的报告,定期做性病筛查等等。

“如果对方愿意主动戴套,我会觉得他很靠谱,对他更放心,过程里也更放松……我是坚持要定期检查和报告的,你一对一,又不清楚对方是不是外面有人。我朋友就是,她老公传了她尖锐湿疣。从此以后我就很强调这些。前面累一累,免了治疗的麻烦。”

——明欢,33,媒体工作者

  • 尊重女性的意愿

 

记住“Yes means Yes”,只有在开始前得到明确的允许,才能开始性行为。酒醉、服用药物等神志不清的情况下作出的同意不代表真正的同意。在过程中,一旦女性感到不舒服或者不想继续,就得停下来。

 

色情制品给了许多男性错觉,认为女性的拒绝背后是渴望,或是以为强迫了女性后,女性会感到快乐并最终同意。但现实并非如此,拒绝就是拒绝;强迫并不能带来愉悦的性体验,它是一种犯罪行为,带来的是痛楚和创伤,并有官司和惩罚等着强奸者。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 消除对女性的性误解

 

学习正确的女性相关的性知识,比如:初次性行为未必会流血,出血量也不会很大(如果出血量多,可能是阴道撕裂伤或者其他问题,需要就医);只依靠女性分泌物润滑未必足够,需要购买润滑液;不是只有潮吹才代表女性高潮,不是每个人都会潮吹;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虐恋(BDSM)行为,如果你有相关喜好,需要先询问伴侣征得同意等等。

 

  • 不要只懂插入式性行为

 

许多男性误以为女性的快感来自于长久的抽插。事实上,女性获得高潮的主要途径是对阴蒂的刺激,一些女性能在阴道插入式性行为中获得快感,是因为这个动作刺激到了阴蒂。因此,如果想要让伴侣获得快乐,男性不要只局限在插入式性行为中,而是可以用舌头、手、玩具等多种方式刺激阴蒂。(Lloyd, 2009)

 

此外,性的敏感带也不止局限在性器官上,人的身体多种部位都可能带来性愉悦,比如乳房、脖颈、耳朵等等。而且,每个人的敏感带不同,有些人被抚摸背脊也会有性唤起,有些人对乳房的刺激没有感觉等等。尝试和伴侣一起探索彼此的敏感处。

“有句话说得很对:大脑才是最大的性器官。刺激身体比不上刺激大脑。塑造氛围、玩乐、用语言和角色扮演刺激想象……这些带来的快乐比单纯活塞运动强太多了。插入式的根本目的是繁殖,但而果想获得愉悦,有其他各式各样的方法。”

——Joe,27,律师

“不同的人性的目的不一样吧,有些人是一定想要高潮,但不用高潮我也很快乐。我可以从性行为中获得亲密感,这很重要。性前的肢体抚触、事后舒适的交流和爱抚,这比中间那段更让我喜欢。现在更多时间里我会趴在床上,让他压在我身上。”

——匿名,31,工程师

需要注意的是,每个人的需求、喜好可能是不同的,这里只提供几个答案做参考,具体需要询问你的伴侣,或者和对方一起探索,只有伴侣最清楚她自己想要什么。

 

如果觉得现在很难和伴侣开口谈论性,可以慢慢地建立开放的谈论氛围,比如先告诉对方为什么谈论需求对你们而言都很重要,用电影或是新闻等作为媒介,谈论你们对性的想法、喜好等等。性需求与情感需求、生活需求一样,都是亲密关系中重要的一部分,也需要被沟通和谈论。

 

今日互动: 你觉得理想中的性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脱处晚,就不像个男人了吗?”| 讨论:男性在性方面有哪些压力?

Reference:

Kaiser Family Foundation. (2013). National Survey of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Sexual Health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Experiences. KFF.org.

Lever, J., Frederick, D. A., & Peplau, L. A. (2006). Does Size Matter? Men’s and Women’s Views on Penis Size Across the Lifespan. Psychology of Men & Masculinity, 7(3), 129–143.

Lloyd, E. A. (2009). The case of the female orgasm: Bias in the science of evolu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McMahon, C. G. (2007). Premature ejaculation. Indian journal of urology: IJU: journal of the Urological Society of India, 23(2), 97.

Pathek, N. (2017). Sexual Performance Anxiety. WebMD.

Veale, D., Eshkevari, E., Read, J., Miles, S., Troglia, A., Phillips, R., … Muir, G. (2014). Beliefs about Penis Size: Validation of a Scale for Men Ashamed about Their Penis Size.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11(1), 84–92. 

Widman, L., Choukas-Bradley, S., Helms, S. W., & Prinstein, M. J. (2016). Adolescent susceptibility to peer influence in sexual situation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58(3), 323-329.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