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电影仁光受难记谈谈佛教的禁欲 图片 视频

仁光禅坐

抛开影片的怪奇设定,即仁光吸引女性的天赋不谈,单纯谈谈仁光对禁欲的认识。

仁光是一个出家没多久的小和尚,在寺院表现的非常勤恳,无论是修行还是劳作都无可挑剔,单从表面来看,仁光简直可以说是模范和尚。可仁光的内心对于男女的欲望是有很深的执取的,他在街上化缘所受到的村妇的欢迎和骚扰,可以视为他内心的妄念,因为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这一点从后来他在禅坐中脑海里妄想的被整个村子的女性追逐也可以了解到。

仁光化缘被村中女性围观

由于仁光化缘时太受女性欢迎,寺院住持禁止了仁光的外出化缘,于是仁光留在寺院打扫,在打扫的过程中仁光突然听到一位女性呼唤自己的声音,出于好奇(或者按奈不住的心魔),仁光决定过去一探究竟,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仁光发现了一位女子,这位女子见到仁光找过来之后随即往树林深处跑去,这个时候仁光犯了一个大错——他跟着女子进入树林了。

仁光劳作时被女子窥视

从仁光情不自禁跟随女子进入森林就可以发现,仁光对女性的渴望是很深的,虽然他表面上维持一种清净,在修行和寺院的劳作上都很用功,但这只不过是他压制自己的手段。仁光对于修行和欲望的关系并没有清楚的了解,只是受到他自己,或者外在的一种灌输——“性欲是不对的,是违犯戒律的,我不能那么做”,但他却没有相应的认识,即为什么性欲是错误的?应该如何看待性欲?怎么样处理它?仁光并没有一整套如何处理性欲的修行理论和方法,他只知道压制和对抗。

树林女子

在树林里,仁光主动又被动的触摸了那位女性的乳房,回来之后他纠结万分,产生了极大的罪恶感,可内心的欲望也由此被勾出,他想通过禅修将欲望除遣,可这一次禅坐丝毫不得定味,脑中全是村子里的女性。仁光意识层面接受的佛教伦理和他内心深处的欲望产生了极大的冲突,他无法处理这种内心的分裂,最终精神崩溃。几天后仁光恢复神智,为了躲避村庄的女性,仁光决定云游,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回自己”。

仁光精神崩溃被绑起来

仁光云游
云游的仁光

 

仁光踏上了云游之路,虽然远离了村庄觊觎他的女子,但那些女子不过是他内心欲望在外面的投射。外境远离了,可内心并没有远离。在前往一个村庄的路上,仁光碰到了迎面走来的两位女性,或许是因为女子外貌姣好,当女子走过去之后,仁光忍不住回头。

仁光发现,在有人迹的地方行脚还是不行,还是会碰到女性,还是会勾起他的欲望。于是仁光决定进入山林,想必这样欲望就不会有出头的机会了吧。仁光虽然隔绝了一切的外境,内心的欲望还是不时浮现,脑海中还是会不断的想到女性。

仁光在野外修行
仁光在瀑布下大声念心经,以此来对抗欲望

 

最后仁光游行到了一个村庄,碰到一位女性抱着一具干枯的尸体,询问之下知道山中有一位“山女”,有极强的媚术,村中不断有男子被山女魅惑而被吸成人干。女子抱着的,就是她新死的丈夫。村长和女子请求仁光和一位浪人去解决掉山女,保护村中剩余的男性。仁光没有答应,他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和尚,没有法力。浪人武士接下了这个委托,前往山中准备斩杀山女。

浪人去了山中,仁光在寡妇的家里为她刚死的丈夫念经超度。仁光的天赋再次发挥作用,经还没念多久,寡妇已脱光衣服直接将仁光扑倒,仁光疯了似的逃出。他想,我和魅惑男性的山女有何区别?如果魅惑男性的山女碰到了魅惑女性的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样?于是仁光也进入了山林。进入山林之后,发现浪人已经被吸干,仁光有些手足无措。山女看到仁光之后见猎心喜,开始施展她的媚术,仁光傻傻的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大声的念诵咒语。山女丝毫不受影响,走向仁光,给了仁光一个轻吻,仁光的防线即刻崩溃。仁光在被山女XX的过程中,内心想到,不是我控制不了自己,而是山女的媚术太强了,所以——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最后,仁光彻底黑化,戒律终究还是没有敌过内心的欲望。

黑化的仁光和被吸引来的村妇

影片的剧情大致如此,在我看来,仁光完美示范了什么叫做“盲修瞎练”, 持戒完全靠意志力,不懂得思择法义、如理观修,对于根门的防护也做得不到位。对抗欲望的方式有点像日本的外道“修验道”,就是站在瀑布底下大声念经。这多少和印度苦行外道有点像,以为单靠“自苦”就能得到解脱。仁光其实是一个很典型的出家人的例子,没有深入的了解佛教的思想和三观,只是浅层的知道一些佛教伦理,僧人是应该禁欲的,僧人是不可以说谎的等等。由于没有深入的熏修佛教的法义以此来转换三观,在很多时候就会出现以往的认识和佛教伦理产生冲突的情况,出现这种情况,大部分的人只会强压,只会不断的告诉自己,我不可以这么做。这种手段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是强行把问题压制,并没有得到处理,终有一天,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反噬。

佛教是要求出家人禁欲的,不但不可以和女性行淫,手淫也是严厉禁止的。和女性行淫,是最严重的根本罪,自己手淫,是次一等级的僧残罪。僧人违犯根本戒自动失去僧人身份,如同被砍断的脑袋无法再接回去。而违犯僧残如同四肢被砍断,如果能够发露忏悔,还可以再接回去。单纯依靠意志力去禁欲,显然是行不通的,仁光就是这样,内心深处的欲望并不会那么简单就被解决掉,如果没有配套的理论和方法,想要降伏淫欲,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而佛教实际上是有一套完整的方法去处理这个问题的,可是很遗憾,如仁光这样的僧人并不了解。

⌈感谢猗息分享⌋

[yotuwp type=”videos” id=”6lZD9ucPkYM” player=”autoplay=0″ effects=”video_box=ytef-float”]

Leave a Reply